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安邦保險集團與吳小暉大起底

2016-10-03  作者:佚名  來源:今日澳洲網   

  

QQ截圖20161002090515.jpg

  安邦保險集團與吳小暉大起底

  今日澳洲網10月1日刊登了一篇題為《安邦未解之謎:吳小暉和他的紅色貴族之路》和一篇題為《安邦之謎:中國大財團竟是一堆村民股東 隱匿權貴》的報道。轉載如下:

  安邦未解之謎 吳小暉和他的紅色貴族之路

  最近,《紐約時報》對安邦保險集團的所有權結構進行了調查,并根據公司申報文件得出了一份名單。名單上的90多人是39家公司的股東,而這39家公司又持有安邦的股份。時報發現,他們當中至少十幾人來自溫州平陽縣一帶,且大部分有一個共同點:他們是安邦董事長吳小暉的親屬和熟人。來自平陽的吳小暉曾從事汽車銷售工作,當過反走私稽查員,后來娶了鄧小平的外孫女。但最近幾年,吳小暉本人和鄧小平的外孫女卓苒均未被列為股東。

  那么,安邦真正的所有者是誰?其股東是代他人持股嗎?對安邦今年提出的收購要約進行審核的美國監管機構也提出了這些問題。

  在尋找答案期間,記者在最近幾個月前往平陽地區,采訪了數十名當地居民,包括名字出現在安邦股東名單上的幾個人,以及吳小暉的親戚。9月初發表的兩篇文章詳細介紹了時報的不少發現。但其他很多線索仍有待發掘,其他很多問題也仍未得到解答。

  以下是其中部分問題:

  安邦最初的所有者是誰?

  安邦在2004年10月26日召開了首次股東會議。那次大會的會議記錄提供的線索,指向了安邦驚人崛起背后的強大家族。吳小暉、陳小魯(革命元帥陳毅之子)及他們的親戚,共同掌握著安邦最初七家企業股東中六家的股份或高層管理職位。剩下一家股東為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是一家國企,而吳小暉擔任汽車經銷商時賣的便是該公司生產的汽車。幾年后,吳小暉的妻子——鄧小平的外孫女卓苒——或是和吳小暉的家人,或是和陳小魯一起,成為其中多家企業的所有者之一。但這些股份往往掩蓋在一層又一層的殼公司之下,鮮為人知。

  吳小暉是如何結識并通過婚姻成為紅色貴族的?

  記錄顯示,陳小魯、吳小暉和卓苒最初持有的股份緊密地交織在一起。當時經常有他們三人中的至少兩個人,或者更多的時候是吳小暉眾多親戚中的一個人,共同持股。對認識他們三個的人士進行的采訪顯示,與陳小魯的關系是吳小暉能和卓苒成婚的原因之一。陳小魯的密友陳平表示,沒有陳小魯,吳小暉永遠不會認識卓苒。在90年代,陳小魯聘請卓苒在自己在北京的一家互聯網公司任職。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領導人居住地中南海,陳鄧兩家曾是鄰居。鄧小平的傳記作者、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稱兩家關系親密。

  吳小暉在安邦扮演著什么角色?

  幾年前,傅高義教授第一次見到吳小暉,地點在北京。當時在場的還有卓苒及其母親鄧楠。在接受電話采訪時,傅高義表示過去幾年里在若干場合見過吳小暉,北京和馬薩諸塞州的坎布里奇都有。傅高義稱,吳小暉更注重建立人際關系,而他手下的員工則更注重業務細節。他說起有一次在坎布里奇當地一家非常有名的海鮮餐廳的豪華午宴上見到吳小暉時的情景。“不是很在意細節,更關心你認識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如此這般,”傅高義說。

  持有安邦股份的是吳小暉的什么親戚?

  吳小暉的三名親戚提供的信息,將安邦股東的姓名同吳小暉家人的姓名對應了起來。這三人要求不具名。

  這些親戚連同吳家在平陽縣周宅村的一些鄰居表示,吳小暉的父親叫吳傳信。此人曾被安邦最初七家企業股東中的一家列為法人代表。直到前幾年,他還持有安邦背后另一家持股公司的股份。吳小暉的弟弟吳家齊和另一個親戚吳曉薏也一樣。這三人均未列為現任股東。

  吳小暉的妹妹吳曉霞、表弟林聰、表妹林海,以及他母親這一邊的另外兩個親戚林康和林強,均被指是現任股東。直至最近,這五名親戚通過企業股東間接持有36.9億股安邦股份,占總數的大約6%,價值超過170億美元。

  在現在的股東名單上有很多其他姓林和姓吳的人,提供上述信息的親戚未給出這些人的身份。當安邦出價16億美元收購總部位于艾奧瓦州的信保人壽保險公司(Fidelity& Guaranty Life)時,紐約州的監管人員曾問過公司,股東中幾名姓氏相同的人之間有什么關系,據一位了解情況者說,該人要求匿名。安邦在5月下旬撤回了那筆收購。

  親戚們是怎樣成為安邦股東的,為什么?

  吳小暉的一個親戚是安邦最早的股東之一,此人已不再持有公司股份。他解釋說,他當時是應吳小暉之求提供幫助,與公司沒有太多關系。“他讓我們參股,我們就參股唄。具體我們也不問那么多,”這名親戚說。

  吳小暉是誰?他的妻子是誰?

  吳小暉來自一個長期信奉天主教的家庭:在周宅村,他嬸嬸的餐桌上擺著一個十字架,她戴著有圣母瑪利亞畫像的項鏈。但親戚們不知道吳小暉是否也信教。多年來,他偶爾才回趟老家。但一位年長的親戚說,吳小暉與母系表弟林聰、表妹林海的關系很親密。吳小暉前年到老家給外公和爺爺“上墳”后回家吃飯,只待了幾分鐘就走了,那名親戚說。“他又不喝酒不抽煙,一直以來的習慣......實在沒辦法了倒一點葡萄酒禮貌一下。”

  吳小暉的親戚,以及周宅村的其他村民知道吳小暉和鄧小平外孫女的婚姻關系。但他們都不認識她本人。上述親戚說,據他所知,吳小暉從未帶著卓苒一起回老家與家人見面。

  為什么吳小暉使用兩個名字?

  在安邦保險公司的記錄里,吳小暉以吳小暉和吳光輝這兩個不同的名字出現,在不同時期被列為股東或董事會成員。親戚和村民說,這兩個名字都是他的:吳光輝是吳小暉的大名。一個親戚說:“吳光輝就是吳小暉。他大名就是吳光輝。大家都叫他小暉小暉就這么叫。就變成吳小暉。”安邦提交的文件里,最初的董事會成員名單中是吳光輝,不是吳小暉。

  公司文件顯示,吳小暉這個名字在2013年11月取代了吳光輝的名字,出現在董事會成員名單上。同在那個時候,吳小暉也取代了時任上海汽車工業(集團)總公司董事長的胡茂元,成為安邦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

  平陽縣周圍還有誰持有股份,他們是什么人?

  其它的一些持股人的姓氏似乎和吳小暉家鄉附近村鎮的人有關。例如,時報確定的90多名安邦股東中,有13人姓黃,還有7人姓梅。許多人看來有親戚關系。這些人是透過一長串殼公司持有安邦控股公司股份的最終股份持有人。過去幾年,這些安邦控股公司經常更換所有權和所有人。

  名單上有一個叫黃茂生的人,他是來自附近靈溪鎮的商人。他在接受電話采訪時說,自己與吳小暉有商業關系,但不愿詳細說明。在黃茂生的老家山北村,記者采訪了幾位村民,包括村黨支部書記,他們說,黃茂生是當地最富有的人之一。他們把一棟兩層樓的白色大農宅指給記者看,農宅周圍環繞著稻田和蔬菜地,黃茂生年邁的母親仍然生活在那里。但她拒絕回答記者的問題。

  山北村的村民提到的另外四個名字,與安邦股東名單上的姓名一一對應:黃茂生的弟弟黃茂前和堂兄弟黃茂川、黃茂海。村民稱黃茂前在溫州做汽車經銷商,黃茂川和黃茂海是農民工,曾在外地打工賺錢。村支書黃登記表示,黃茂川已于今年早些時候去世。他還說另一個人黃茂曉也是黃茂生的兄弟。通過控股公司,與這五人同名同姓的人總共持有至少26.4億股安邦股份,目前價值約120億美元。

  盡管黃家人看起來持有股份,但村支書和接受采訪的山北村其他村民均不知道黃家與安邦或吳小暉有任何關系。大部分處于勞動年齡的成年人都會離開山北村,去附近的鎮子或城市找工作或做生意。村支書說,在外面取得成功的那些人回到村里時,往往不會炫耀自己的財富,以免更窮的村民來借錢。

  該文網址:http://austoday.com.au/thread-211073-1-1.html

  

  安邦之謎:中國大財團竟是一堆村民股東 隱匿權貴

  安邦之謎:村民股東、白手套和隱匿的權貴

  平陽縣的蒼翠山巒至今仍會讓人想到一個早已不存在的中國。稻田和村莊環繞著喧鬧的城鎮,田野里,農民趟著泥地插秧,和過去千百年沒什么兩樣。

  你不會想到,因一系列全球性收購引發華爾街關注的中國大財團,其所有者會是在這樣一個地方。但這個地區就有這么一小群人——他們是小本經營的商人和村民,卻偏偏控制著安邦保險集團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股份。該公司目前是位于紐約的華爾道夫-阿斯托里亞(Waldorf Astoria)酒店的所有者,還擁有各種全球知名的品牌和產業。

  現在,美國監管機構正在詢問這些股東是誰——他們是否是在代表他人持有股份。

  這些問題增加了這家公司的神秘性,它憑空出現,提出要花費超過300億美元收購世界各地的多項資產,令交易中介機構深感意外。

  安邦的瘋狂收購屬于中國資金外流的一部分。這些交易改變了全球市場格局,但它們往往遮遮掩掩。有時是由中國知名人士所為,他們想把財富轉移到國外,但不想引起國內的注意。這給國際監管機構帶來麻煩,因為他們需要確認重大收購行為背后的買家的身份,以便評估這些交易的風險。

  在平陽地區的安邦股東是通過一系列錯綜復雜的控股公司持有該公司股票的。但在對幾十人進行采訪,并查看數千頁安邦公司文件之后,《紐約時報》發現他們中不少人有一個共通點:他們是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的家人和熟人。吳小暉是平陽本地人,后來通過婚姻進入了中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家族。

  從許多方面看,安邦和吳小暉似乎都像是中國隨心所欲的資本主義與共產黨主導地位相結合的典型產物。這種結合為將近40年的恣意增長提供了動力。

  2004年,安邦作為一家汽車保險公司在中國東部城市寧波成立。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它一直只是個小角色。但是隨著它在財務上變得更加激進,買入幾家中國銀行的股份,通過向普通民眾銷售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基金吸納資金,迅速發展起來。

  49歲的吳小暉之前是一名汽車銷售員和低級別反走私官員。他領導安邦實現了這個轉型,如今已是中國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他穿著剪裁考究的西裝和锃亮的樂福鞋,與黑石集團(Blackstone)的蘇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這樣的人過從甚密,有時還在哈佛大學演講。

  但他在安邦的報備文件里并不是企業所有者。

  在中國,富人借別人的名義在公司里持股是很常見的。這種人在中文里被稱為白手套,他們往往是值得信任的親屬或熟人。很多人為這種手法進行辯護,稱在一個有錢可能會惹來麻煩的國家,這是一種保護隱私的方式。但有些人則表示,白手套可能會被用來掩蓋不當獲利,妨礙腐敗調查人員的工作。

  在被問到吳小暉是否是公司股東時,安邦公司沒有回應,也拒絕回答有關公司所有者的其他問題。

  安邦的一名發言人表示,公司“擁有多名股東,他們都依照中國法律進行了必要的披露。其中既有個人,也有機構股東,他們做出了投資公司的商業決策。因為有這些長期股東的支持,安邦現在成長為一個全球性的公司”。

  對投資者和監管機構而言,白手套讓人很難評估一位中國買家的財務健康狀況。所有權可能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構成潛在的風險。有政府關系的企業可能容易受政治變局的影響,或者成為腐敗行為的多發地。

  “企業需要知道在和誰做生意,投資者需要知道他們是給誰投資,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開展企業詐騙調查的奧邁公司(Alvarez & Marsal)駐香港常務董事韋謙信(Keith Williamson)說。

  目前尚不清楚平陽縣的股東是否是代表別人持有大額股份。但今年5月27日,安邦撤回了此前向紐約州政府提出的以16億美元收購艾奧瓦保險公司信保人壽(Fidelity & Guaranty Life)的申請。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監管機構詢問了公司幾名同姓氏股東之間有何聯系。

  安邦另一項價值65億美元的交易正在等待美國政府的安全審查結果。該交易包含對多家酒店的收購,其中紐約艾塞克斯豪斯酒店(Essex House)和幾家四季酒店(Four Seasons)。今年3月,安邦撤銷了對經營威斯汀(Westin)和喜來登(Sheraton)酒店品牌的喜達屋(Starwood)集團提出的140億美元收購要約,此舉令華爾街摸不著頭腦。

  這家企業可能會面臨更嚴格的審查,因為它計劃明年將自己的人壽保險業務在香港上市。

  另外,中文雜志《財新周刊》在5月報道,中國監管機構正在調查安邦風險較高的金融產品。尚不清楚調查是否仍在進行,以及安邦的所有權結構是否也在調查之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臺后發起了一場反腐運動。最近,使用白手套的做法成為了調查的對象。“‘白手套’與權力‘黑手’相伴而生,”共產黨的紀律檢查機構在去年的一篇報道中寫道。

  安邦的所有者引發懷疑的時候,中國企業正在全世界做生意。它們有時候代表的是,中國的權貴階層在開展行動,在本國經濟放緩、共產黨加緊控制民眾的日常生活之際,將資金轉移至國外。

  中國鼓勵可以提高投資表現、擴大其影響力的某些資本流出。但權貴階層把錢轉移到海外的議題在政治上頗為敏感,會讓人懷疑這些財富的來源及他們對中國經濟的信心。

  中國軍方前總參謀長之子羅宇表示,中國最具政治影響力的一些家族向海外轉移資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他們不相信他們能夠做多長,早晚要垮臺,”羅宇說。“所以他們才把資產往外轉。”羅宇曾是中國軍隊里的大校,他弟弟與安邦的一位創始人曾是生意伙伴。

  在2004年成立時,安邦董事名單擁有的政治背景令人印象深刻。記錄顯示,安邦早期的董事包括前國務院總理之子朱云來(Levin Zhu)和當年協助共產黨上臺的一位元帥的兒子陳小魯。

  還有吳小暉本人。他本名吳光輝,但從年輕時起就改名吳小暉。親戚稱他在一個天主教家庭長大;他的一位嬸嬸家的餐桌上放著一尊耶穌十字架受難像,她戴的項鏈上也有圣母瑪利亞的畫像。

  吳小暉娶了卓苒,后者的外祖父便是帶領中國走出毛澤東時代混亂局面的鄧小平。公司備案文件顯示,吳小暉、卓苒、陳小魯及他們的多名親屬擁有或管理的公司共同控制著安邦。

  憑借去年收購華爾道夫-阿斯托里亞酒店,以及試圖買入喜達屋連鎖品牌后又放棄,安邦一躍登上了全球舞臺。到今年,安邦的資產已增至2950億美元。

  尚不清楚是什么促使安邦突然對海外資產發生了興趣。但在發生這一轉變之前,安邦改組了自己的所有權結構。改組還促使公司得到了逾75億美元的注資。

  提交給中國多家機構的公司文件顯示,在2014年的六個月時間里,持有安邦股份的企業數量從八家增至39家。這些公司大部分獲得了大量的資金注入。與此同時,安邦的資產也增加了四倍多。

  當年年底,鄧小平的外孫女卓苒從所有權記錄中消失。吳小暉的許多親屬也一樣。吳小暉本人及陳小魯的名字則此前已在相關記錄中不見蹤影。

  到2009年,在安邦提交的備案文件中,看上去未持有安邦股份的朱云來也從其董事名單中消失了。不過直到2014年,他在網上的政府備案文件中仍被列為安邦董事。

  時報未聯系到卓苒,吳小暉、陳小魯和朱云來則未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今年3月,朱云來對中國記者表示,自己不是安邦的董事。

  安邦目前的持股公司在中國并非知名企業,一些公司似乎僅僅是為了持有安邦股份而成立的。其中一家的地址寫的是北京一棟塵土飛揚的辦公樓的27層,但那里實際上空無一人。另外兩家公司的地址是北京一家郵局樓上的代收郵件的地方。

  時報借助公司備案文件搜集了一份名單,羅列了在這些公司里持有股份的將近100個人的名字,并且發現其中十幾個人來自平陽縣及其周邊地區。記者趕赴位于華東地區浙江省的這個縣,采訪了數十名居民,包括名單上的一些人。他們還采訪到了吳小暉的一位舅舅、一位嬸嬸和一個堂侄。

  包括后兩人在內的一些當地人表示,名單上的一個名字與吳小暉的妹妹吳曉霞相吻合。家人稱,還有若干名字與吳小暉稍遠一些的親屬相吻合,其中包括兩位表親,以及他母親一方的幾名親戚。通過在安邦持股公司里的股份,這些人控制著代表價值逾170億美元資產的股權。

  另有一些名字指向吳小暉在當地的熟人,其中包括當地的商人黃茂生。他在接受簡短的電話采訪時確認,他和吳小暉有生意上的往來,但拒絕做詳細說明。

  村里的一位領導及一些鄰居指認,名單上有黃茂生的四名親屬——有的據他們說是普通工人。這些人持有的安邦股份代表著價值約120億美元的資產。

  另一位居民梅小京表示,名單上有兩個名字與她的親屬相吻合。當被問及是否認識吳小暉時,她說“是吧”,隨后掛斷了電話。電話再打過去便無人接聽了。通過多家持股公司,這三人控制著代表約190億美元安邦資產的股權。

  隨著安邦的崛起,吳小暉本人的形象也高大起來。2013年,吳小暉開始在哈佛大學亞洲中心(Asia Center of Harvard)擔任為期一年的訪問學者,加入了日益壯大的既有政治人脈又和哈佛有聯系的中國億萬富豪的行列。

  哈佛大學榮休教授、鄧小平傳記作者傅高義(Ezra F. Vogel)表示,他在若干場合見到過吳小暉。

  “為他工作的員工都很精干,”傅高義說。“看起來他們在做具體的工作,而他則是待人友好、負責處理各種關系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