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金一南:槍患橫行之下破碎的美國夢

2017-11-21  作者:金一南  來源:察網  

槍患橫行之下破碎的美國夢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現場

  美國當地時間10月1日晚10點20分左右,當2萬2千人正在位于拉斯維加斯的鄉村音樂節狂歡時,64歲的白人男子斯蒂芬·帕多克在距離音樂節約400米的曼德勒海灣度假村酒店32層用藏匿的10支來福槍向音樂節現場瘋狂掃射,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大規模槍擊案。

  據美聯社消息,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稱對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事件負責。但FBI認為,從現有證據來看,兇手與“伊斯蘭國”等國際恐怖組織并無關聯。這次IS硬湊上來可能性要大一些,另外一方面,比IS更大的作用的就是今天的新聞媒體。每個案件一出現后,大量的新聞媒體跟進報道,而且報道越來越詳細,實際上它的引領作用不亞于IS。美國人講過這么一個句話,“bad news is news”,就是壞消息是新聞,極端的壞消息是最大的新聞,這是一種提示,整個社會本來就不太健康了,本來美國社會就擁有大量的槍支了,對于持槍的人,對持槍的心理不太健康的人那是一個非常大的提示,這種提示對社會我們講叫“貽害無窮”。

槍患橫行之下破碎的美國夢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稱對美國拉斯維加斯槍擊事件負責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今天大家都在追問拉斯維加斯槍擊案誰是兇手,IS是一個兇手嗎?“獨狼”是單獨人的行動嗎?我們在拼命追究的時候其實我們忽略了一點,在新聞媒體不遺余力大量報道的時候,媒體在客觀上也扮演了這種不健康的角色。

槍患橫行之下破碎的美國夢

  槍手斯蒂芬·帕多克

  輿論宣傳的刺激、可能被蠱惑的極端思想加上槍支泛濫,最終結出了惡果。像這樣的社會,大家都持槍,那這個暴力行為是難以控制的,尤其很多人,我相信在他犯下極端暴力行為之后,他最后也感到后悔了,但是他就是一時興起,抄起身邊一個東西就展開了行動。如果他身邊只有一個棒子、一把刀,他犯罪的殺傷力就小得多。那如果是一桿槍呢?如果是更大威力的炸彈呢?你可以想象,這個后果就難以設想了。都說槍支維護美國人的私權,當你這種私權擴展到無限的時候,你個人能擁有炸彈,能制造炸彈,你說行不行?我們中國國內有不少人在替美國辯護,他用槍支是合法的,這是私權,私權是美國人權最大的表示,個人自由民主。我告訴你,特別危險!比如美國的槍手,他是向國會開槍嗎?是向白宮開槍嗎?是向警察開槍嗎?他以私權殺傷更多人的生命,那么多人死亡!那么多人傷亡!他危害的是更大范圍的私權。那么多人傷亡,我們今天還在高唱槍支保衛私權,我覺得這種態勢非常可怕。

  美國人當年持槍其實并不簡單地是為了捍衛自己的私權,你說槍桿子出政權,他們就是這樣的。美國人在登陸美國大地進行席卷的時候,用武器射殺印第安人、墨西哥人,然后逐步占領了北美的最大的土地,形成今天的美國,它的武力傳統是根深蒂固的。最后形美利堅合眾國,建立公權力了,建立常備軍了,建立了警察、法庭,你可以控制槍支了,但是美國社會并沒有,它延續這樣一種傳統,不僅土地私有,而且槍支私有,這樣的傳統延續下來。簡單地說,他們出了一個事情,我們的想法是控制壞人手中的槍支,他們的想法是好人必須持槍,這是觀念上的差別。我覺得雙方都有理想化的傾向,我們想所有壞人手中沒有槍最好了,做到這點很難,那他們想法呢?他們想法是所有好人都持槍,一旦犯罪我能夠有效與地反抗,美國現在基本上做到都持槍了,但是一旦犯罪你能有效的反抗嗎?你不能。

  包括這回在拉斯維加斯的射殺,還有多次出現的槍殺案,實際上鮮有見到當地人持槍反抗的,大量都是持槍者這些暴徒射殺無辜平民。你可以想見,其實好人持槍以后能夠有效反抗也很難,因為美國法律規定很嚴,比如你開車的時候,你的駕駛座旁邊不能放槍,放槍就是違法的,你第一時間能摸到槍你就是犯罪,就要抓你,放后備廂里可以,放在后備廂里,所以一旦有事你也無法有效的應對。壞人首先開槍,好人張皇失措。包括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我們只看到人們四散奔逃,沒有看到當時有人拿出槍來反抗的,它就導致了槍支捍衛私權力永遠是個夢想。

  美國社會因為最近幾年經濟發展形勢不是太好,尤其是美國又標榜是個移民的社會,那么全世界各地去的人也比較多,大多是精英,也就是文化程度比較高的,技能比較強的人,占據了美國社會的職位。美國社會作為一個多種族多膚色組成的社會,各種人都在不安。有色人種覺得特朗普上臺以后白人至上傾向非常強,反彈非常大。我們可以看見前不久的有色人種,當然一些白人也參與了,拉倒美國的一些雕像,包括拆除南軍著名將領的塑像,這反映有色人種對美國過去歷史的不認可。但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了白人的反彈,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反彈。今天這個槍擊案,槍手作為一個白人出于一種什么樣的心理,現在調查沒有出來,下任何結論都過早,但是毫無疑問,美國社會今天這種焦躁,這種煩燥,這種不滿,與過去那種我是人類的燈塔,全世界最自由、最民主都到我這兒來,我實現所有人的夢想截然不同。

槍患橫行之下破碎的美國夢

  美國的民主自由夢為何一次次被打破

  今天很多人在這兒不但無法實現夢想,還中斷夢想。包括我們前不久的在美國的留學生章瑩穎到今天還沒有找到人在哪里。很多人到美國去實現夢想,夢想在哪里?很多人在拉斯維加斯看鄉村歌手演唱會,也是充滿了狂歡、夢想,最后被射殺。夢想是美好的,現實非常骨感。我們可以想像,這個慘案如果發生在烏干達,如果發生在索馬里,如果出現在烏克蘭你不知道美國又要做什么樣的譴責,說獨裁政府,簡直無效政府,不知道把人家罵成什么樣子。好了,現在這個慘案出現在美國,怎么辦呢?除了遍地的鮮花,沒有一點對這個體制的譴責,我覺得這可能是更大的悲劇所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