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司馬南評“魯煒被查”

2017-11-22  作者:司馬南  來源:網摘  

   

 

  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被查 成十九大后首名落馬的正部級高官

  對今晚的爆炸性消息,我一點兒都不感到意外。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身居要職的“兩面人”,把個人利益凌駕于黨和人民利益之上的貪腐分子, 豈可躲過每一支反腐利劍,偏巧就他官運恒久遠?

  2016年6月22日,我轉發了一張魯煒與那幾個公知頭面人物和地產豪強集團代表性人物,在潘某某夫婦高檔會所的合影照。那張照片攝自十八大前后,類某些官員“兩頭押寶”的物證。潘某某(還有那個綽號大炮的地產商)當時因“涉嫌巨額國有資產流失”,而遭到輿論的批評,他在微博上發出這張照片以示身后有人壯行何畏,后不知為什么又迅速刪除。

  于是這張被有心的網友收藏,并不時地在網上露頭即被刪除的照片,成了西班牙斗牛場上某些公牛眼里的紅布條兒,不時地出現,不時地被猛戳,不時地被藏起。

  我無意中轉發這張照片顯然犯了禁。當時只是覺得好玩,并不了解那么復雜的背景。

  打死犟嘴的,淹死會水的,我的脾氣太擰,有人打著魯大官人的旗號,好言勸我“即刻刪除”, 我不識好歹力陳己見堅持不從。來人暗示我,如果“不給領導惹麻煩”,有些活動可以安排司馬老師講課,“魯主任見你,都可以安排”……

  我愈發不識好歹,堅持不刪。后來照片被刪掉之后,我再把它發上去……如此反復幾遍之后,“有關方面”依照領導指示,干脆關閉了我的微博實行徹底禁言,并將2016年6月22號前后我的多篇微博全部刪除了。

  那天是我的生日,我牢牢地記住了這個別致的過法。

  頗為戲劇的是,就在微博被封被刪第七日當口兒上,魯大人突被調離令其春風得意的網職……很多人以為我有什么內幕消息,紛紛跑來打探。

  我能有什么內幕消息,只是覺得按黨性原則、按江湖規矩、按人情世故,此人都有些不對頭罷了。

  懾于其淫威,那張照片至今不能復現于網上。

  當時,我對這個人最大的意見是,網絡上那么多惡言詆毀開國領袖毛澤東極其領導集體的言論,還有哪些不斷設置議題攻擊中國根本政治制度的言論行動,鮮有人管,管不得體,管不得法,乃至敷衍塞責,但是任何不利于他自己形象的哪怕是邊邊角角雞零狗碎的內容,也刪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凈。

  當時對這個人,我還有一點兒小意見:那幾個以詆毀中國根本政治制度為己任的臭名昭著的公知頭面人物,以及地產豪強集團的代表“潘任美”等,明里與你一起開會討論如何發揮正能量,暗中你們推杯換盞稱兄道弟……如果不是余則成般受命于黨的指示開展地下斗爭,則必定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及新近八項規定……

  至于同桌共飲合影的那幾個公知頭面人物又被其點名請到最大的媒體平臺上去講如何發揮輿論引導作用,就更是滑稽可笑了,某房地產大亨兩手放在膝蓋之上,對著鏡頭說話的時候直結巴,可見臨時分派的正面角色表演起來頗不適應。

  當然,烏鎮大會上,此人那種高聲大嗓,舍我其誰,風頭出盡,腹中空空的表現, 更是有些昏了頭,已然不知道自己是誰,儼然互聯網世界領袖……用今天大家熟悉的話說,就是太缺少核心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看齊意識。

  有些干部也犯此類毛病,開大會照本宣科,抽象地空洞地表態,他們也會講中央權威核心云云,但在他分管的一畝三分地上,時時處處事事堅持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不起,那就做不到了。因為思想上信賴、政治上維護、組織上服從、感情上認同、行動上追隨,那些秘書寫出來的詞兒念念可以,哪里真的會兌現呢,《厚黑學》套路招數與忠貞堅決襟懷坦白的共產黨人的作風格格不入啊。

  對于那些怎么看都像是踐行“厚黑學”先進典型的官場中人物,對于那些精通關系學、官場術、潛規則等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依靠圈子文化、碼頭文化,而在體制內不斷躍升的那批高官, 大的考驗還在后面。表演已經是越來越難了,兩面人的日子并不好過。

  魯煒倒掉了,多米諾骨牌上的某一張牌倒掉而已, 他們不倒掉,反腐就卡在半路上。只要反腐還在路上,此類人便會不斷地倒掉。19大之后,打虎、拍蠅、獵狐,此人落馬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收獲。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也是我們黨最大的優勢”。清除那些腐敗分子,清洗那些原發性的病灶和繼發性的病灶,是調動人民積極性,取信于人民的最好的行動。

  就在刊發此人倒掉這則消息的當日,《人民日報》有長篇署名文章,專門強調黨內的政治生態問題,文章指出,創造風清氣正的良好政治生態,是我們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的必然要求。

  有一種思維定勢,一個人倒掉了,大家馬上把關注點集中在這個人口袋里有多少錢,腰帶下邊藏過多少人……這些違反黨紀國法的事實,當然是重要的,但是,口袋,腰帶,都不及腦袋更重要。對于那些曾經擔負過重要領導職務的干部來說,其違反政治紀律,首鼠兩端,反復取位,破壞政治生態所帶來的影響更加惡劣。

  現在已經是11:53,打住。有話明天再說。

  原題:魯煒之倒掉與政治生態 (2017年11月21日夜,寫于北京東城南鑼鼓巷8號)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