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湖畔大學為東林黨集結地?柳傳志發文:我為它正名

2017-11-22  作者:柳傳志  來源:網摘  

   新浪科技訊11月20日晚間消息,柳傳志發文《為湖畔大學正名》,在文中其表示,前幾年,社會上有一股風,矛頭直指民營企業家階層。把社會兩極分化的根源、貪腐的根源、環境破壞的根源,都歸結到企業家身上。又上升到階級斗爭的高度,認為改革開放出了新興資產階級,正在興風作浪。尤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學比為東林黨的集結地,言之鑿鑿,分析深刻。

  

 

  為湖畔大學正名

  柳傳志

  2017年11月20日

  前不久,我在湖畔大學給第二期學員講了一次課。學員們年齡不齊,有可能差出20年紀,但個個老神在在,頗為自信。翻開花名冊一看履歷表,不少都是知名企業家。在商討講課內容時,學員代表專程來到北京,從新穎的角度給我提出要求:希望我能從聯想成活的幾個關鍵時刻找出幾個“勝負手”——意即這么做,事情就成了,那么做,事情就壞了,還要求講清背后的思考。中歐工商管理學院的資深教授梁能先生和我合作授課,為講好這次課,我們線上線下碰過五六次,但結果都沒有學員們要求的這么深刻。畢竟我在商場里摸爬滾打了30余年,歷經風險無數,死里求生之戰屢見不鮮,這個題目幾乎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我很高興按他們的要求去講課。因為這啟發我把以前打仗的細節回想一遍,并重新再做總結。

  講課時學員們神情專注,提的問題正到好處。有一個學員提的問題正是我引而不發的,他一問,不由我脫口叫了一聲“知音啊”!一堂課講了整整一天半。30余年,我參加各種論壇、座談、講課,人數從幾十到上千,次數已無法計算,印象最深刻的當屬這次。已無分教與學,實際是相互交流。誰也不端著,誰也不裝,都是打過仗的人,我一講他們就明白,他們一問,就直指要害,不由你不大呼過癮。我的秘書老怕我累著,我心里話,要是商學院也有這樣的學生,也這樣講課,我就改行到商學院去當教員,準能延年益壽。可惜商學院沒有這樣辦學的。

  記得2012年馬云找我說起辦湖畔大學的事,請我當校董,并談到當校董的責、權。責任是一年要授課一次,權利是可保薦學員一名。當時我心中并不以為然,送一名學員去上學,難道還是多大的權利不成。不成想才辦到第三期,湖畔大學名揚四海,報名者幾乎千中取一,保薦一名學員真是天大的權利。因為知道我有這個權利而要求我推薦的朋友著實不少,弄得我委實難做。我明年將主動放棄這個權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之所以辦得好,首先是馬云著實下了心思。從中國要培養什么樣的企業家(不是職業經理人,而是企業家),從什么樣的人中,以什么樣的方法去選拔學員;從應為他們設計什么樣的課程,如何去選請教員;從學員需要什么樣的授課氛圍,到如何營造這樣的氛圍;一次又一次的討論、醞釀。醞釀者有校董及各行各界的志士能人,當然,以企業界為主。我第一次參加會時,心情多少有點兒是為面子而來,眼見得,議論的事一件件一樁樁的全在落實,甚至超出預計,不由得我不端正態度,打起12分的精神參會和授課。每次從杭州回京,總要心生感嘆。從馬云辦淘寶網說要把生意做到幾千個億,我開始就不信,最后不出幾年,大規模超額完成。從他說要把雙11辦成一個光棍節,我就又當笑話聽,又是不曾想不出三年,真成了轟轟烈烈的搶購節。這次辦湖畔大學是被馬云當做百年大計辦的,他說他從阿里退休后就只做公益和當湖畔大學的校長了。我覺得他是認真的,所以現在對他的尊稱就是馬校長。

  前幾年,社會上有一股風,矛頭直指民營企業家階層。把社會兩極分化的根源、貪腐的根源、環境破壞的根源,都歸結到企業家身上。又上升到階級斗爭的高度,認為改革開放出了新興資產階級,正在興風作浪。尤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學比為東林黨的集結地,言之鑿鑿,分析深刻。說的話,像是中東的恐怖基地。此文過些日子就又傳上一陣,不由你不想起文化革命。類似這樣的文章、說法,自然會攪亂人心,特別是對企業家。為此,我和企業界熱愛國家、熱愛中華民族的朋友,都認為應該發聲。上次在湖畔大學講課之時,我即在課堂講過,我一定要寫一篇在湖畔議事、講課的過程,為湖畔大學正名、為中國企業家正名。

  十九大東風浩蕩吹散霧霾,中國企業家精神抖擻,應在經濟領域弘揚正氣,大展宏圖。當然我們更要小心謹慎,端正言行,要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宏偉事業中成為骨干力量!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