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家争鸣

中国距离“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目标越来越远

2018-01-08  作者:杨帆  来源:微博  

   尽管中国在九十年代末提出了“科教兴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30446;?#21495;,但是目前看来,中国距离这些目标越来越远,因为在?#20013;?#30340;专权体制和扭曲的市场机制下,大学没有自由的精神,学者没有独立的思想,反而沉沦堕落,丧失基本的学术道德和伦理,抄袭造假成风。

  2005年8月至10月,丘成桐曾因为在中国媒体上点名批评?#26412;?#22823;学学风日下、虚假引进人才,以及点名批评北大数学?#21040;?#25480;田刚而引发了一场声势颇为浩大的“丘田之争”。丘成桐批评?#26412;?#22823;学向国家要巨?#21183;?#35831;海外人才,而引进回来的教授却极少能完成工作时量,极少给学生上课,也没有显着的学术贡献,是一种?#29616;?#30340;资源浪费。丘批评田刚同时在多所国内外大学兼职,未达?#26174;?#24037;作量,却拿数百万年薪,并指责田刚有学术剽窃的嫌疑。

  随着与丘成桐的交锋升级,作为中国大学象徵?#25512;?#24092;的?#26412;?#22823;学的每一个举措和发言,?#38469;?#21040;媒体和公众的瞩目。北大数学院教授丁伟岳、项武义等公开答辩,回应丘的批评,同时指责丘是出于“名利争斗”与曾经的学生田刚为难,指责丘破坏了?#26412;?#22823;学的声誉。双方来来回回激辩一年多,但?#26412;?#22823;学始终回避丘成桐说的“引进教授拿钱但是不做事”,以及北大学术垄断、“学霸”的指责。网络上的民意也一边倒地支持丘成桐,相信丘成桐的网友超过85%,而支持?#26412;?#22823;学的却还不到5%。

  年年以最高的高考录取分数招取中国最好的学生的?#26412;?#22823;学,拥有几乎最强的师资、最优厚学术资源以及“第一学府”的美誉,也令自己成了人们关注的“出头鸟”。2002年北大教授王铭铭抄袭事件,2003年?#26412;?#22823;学人事制度改革,?#23478;?#21457;了全国学术制度的一系?#20449;?#21028;讨论。此次丘成桐直接激烈的点名批评,在媒体公开后,反响可想而知。而与网上的民意不同的是,亚洲周刊访问了中国大陆几所重点大学的教授,以及来自?#26412;?#22823;学的在读研究人员,得到的回应颇有些不以为然。上海交通大学一位博士生?#38469;?#35828;:“中国学术环境怎么样,学术腐败也好,作假也好,功利也好,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体制问题,不是哪一个大学单独的问题。”

  ?#26412;?#22823;学电子系研究生刘琨告诉亚洲周刊,北大校内学生对这件事情感觉“很冤”:“北大一定会有问题,但每个大学都有问题,这是中国的大环?#22330;?#25226;大环境的问题让北大一个去承担,很冤。”刚从北大国际关系专?#24403;?#19994;的施雨岑说:“说学术腐败,我告诉你,如果北大黑,黑得像煤的话,那其他大学一定连炭都不如!”

  丘成桐教授不?#31995;?#29992;激烈?#28304;?#35780;论学术界,与其说他针对某个大学,不如说他所想警醒的根本,是深入到全中国每个科研院所、每个大学的学术腐败。而中国的学术腐败,如同任何一种腐败?#38382;?#19968;样,其根源,离不开两个字:权,钱。丘成桐更直言不讳:“在中国,他们搞的根本不是学术,而是权术!”

  所有被访的教授都毫不讳言地承认,中国学术界存在一个权力系?#22330;?#36825;个系统包括两层权力,一层是行政权力,第二层是由此产生的人际影响力。前者的主体是院士。“院士”在中国学术界,是个皇帝般的字眼。作为法定的“最高学术权威”,他们掌握着绝大多数学术资源的分配,包括科研经费、研究基金的发放、学术奖项的评审等等。中国传媒大学一位教授说:“院士的荣誉是终身的,而且没有监督,任人唯亲是一定的。谁与院士关系好,谁的项目就能批下来而获得经费。这也是为什么?#26412;?#30340;高校总是比地方院校拥有多得多?#30446;?#30740;经费。”

  这位教授所说到的,就是院士的行政权力进而带来的人际影响力,这层无形的权力通过各个校长、院长、所长、会长扩散,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权力系?#22330;?#30001;于政治中心、学术中心的特殊地位,?#26412;?#20063;成为这个权力系统的中心。上海交大一位博士生?#38469;?#21521;亚洲周刊讲述了与?#26412;?#39640;校争夺经费和项目的不易,“做学术也要讲人情,实力不是唯一的标准。如果实力差不多,那就看个人关系了。?#26412;?#30340;资源多,提拔亲信也就多。每年教育部拨款?#30446;?#30740;经费,北大清华一定是拿了大头,其他学校加起来也就只能吃点剩饭。缺少经费,科研项目就少,科研能力就弱,下一年争取经费就更难。这是恶性循环啊,想要跳出来,捷径就是人际关系”。

  这个庞大而直接的权力系统,具备产生腐败最根本的条件:缺乏监督。院士是终身荣誉,并没有监督委员会这样的机构去验证院士们的决定。那么,既然做学术离不开资源,取得资源离不开权力系统的点头,正如丘成桐所言,学术,往往就简化,或者复杂化成了权术。

  中国的学术生态正陷入恶性循?#20998;?#20013;。着名教育家、前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认为:现在培养的十多万基本上不合格和学风不佳的博士,将会充实到大学和科学研究机构,由这些不合格的博士再培养出更多不合格的博士。所以,?#20197;?#35745;二十年以后,我国的教育和科学水?#20132;?#35201;下?#25285;?#19982;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还要拉大!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
海南4+1网址
河南快河南快赢481走势图 wta微博 现役足球进球排行榜 2019孙颖莎世界排名最新 中国福彩开奖查询北京十一选五 青海快三的开奖结果今天 四张扑克牌推牌九 11选5杀码公式自定义 安徽快3组合分布走势图分析 管家婆今期码报资料 海南环岛赛分组 k彩平台手机登录 贝投电竞 博彩网能2元买的 14场胜负彩开奖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