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學術腐敗令人發指!!

2018-01-08  作者:楊帆  來源:微博  

   從廣州中山大學畢業到香港深造的M(化名)告訴亞洲周刊:“我本科學習的是生物,四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斷地做實驗,泡實驗室,殺小白鼠。我成績很好,但可怕的是,很多時候我其實根本不知道為什么要做那些實驗,這樣做、這個步驟是有什么意義,最后為什么要得出那些曲線(實驗結果)。我們經常做不出老師要的結果,也不知道原因,最后就自己描一張線形相關圖交給老師。本科四年,我們居然從來沒有學過統計,也從沒有老師告訴你要去做資料分析。”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生說:“到港大后,我才發現,自己大學四年都是在做機器做的工作,不用設計,不用求證,只要根據老師的要求去搖試管、殺老鼠。”她的同學留在國內讀了兩年研究生,到現在依然是在幫導師干活,“連思考的機會都沒有,甚至連基本的原理都不懂”。

  沒有思考的機會也許還是幸運的,至少,沒有往歪路上思考。教授剽竊一件接著一件,幾乎所有學校都有學術作假的丑聞。如此言傳身教之下,學生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2005年9月的《中國青年研究》公布了一份對892名大學生進行的抽樣調查,調查中,有82.74%的大學生承認有過作弊行為,包括夾帶紙條、傳遞答案、替考、高科技舞弊等,甚至還有教授泄題。另外,2005年12月的《東方早報》稱,有近六成大學生承認從網上抄襲論文,甚至有專業的網站買賣、代寫“優秀本科畢業論文”。

  所有接受訪問的教授、學生,在談到學術腐敗的時候,第一句話都是說體制。“學術腐敗根深蒂固,是體制問題!”人們所說的體制問題,是由學術權力的頂端開始的。從院士開始,權威的選舉、權力不受監督,評價體系的不透明,都是引發一連串學術腐敗現象的開端。

  丘成桐說:“院士的選舉本身就不是公開的,院士選出后,他們的權力極大,又絕對缺乏監督。一個學者,從申請經費做項目,到項目完成參加評審,全都是由院士們掌控。腐敗就是從這里滋生的。”上海交大的教授說:“怎么評價教授實力如何?怎么評價這個人有沒有資格獲得基金?怎么評價他能不能評上院士?怎么評價這個獎項該給哪位科學家?所有這些評價機制,在多數情況下,都是不透明的。學術風氣敗壞,跟這個不透明的評價體系,關系太大了。”

  學術敗壞與大學精神的喪失密切相關。民國時期盡管有北洋軍閥的顢頇和國民黨的專制,但是北大依然“兼容并蓄”,但1949年后中國的大學很快地被改造為社會主義的工具,“反右”后中國知識分子幾乎喪失了自主性和獨立性。盡管如此,在政治高壓時代,中國的科技工作者還是憑理想和激情取得卓越的成就,如兩彈一星、胰島素、青蒿素、返回式衛星、雜交水稻及陳景潤對歌德巴赫猜想的貢獻。然而在經濟開放后的二三十年中,中國科研成就還比不上封閉年代。不要說像胰島素這樣可以獲諾貝爾獎的成就沒有,就是能夠在國際上產生廣泛影響的學術成果都難以說上來。神舟飛船的確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神舟飛船的核心關鍵技術早在七十年代即已掌握,即能夠準確、安全、定點地發射回收載重衛星。顯然,由于人治傳統和法治缺失,原本非常脆弱的中國學術生態在扭曲的市場機制下徹底崩潰,導致學術腐敗日益嚴重,學術水準和科研能力日趨下降,盡管中國的綜合國力不斷提升。

  近年來中國加大了科技研發和高校的投入,但是成果并不顯著,中國學術競爭力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根據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開發研究院(IMD)每年發布的《國際競爭力報告》,1998年中國的科技競爭力還排名第十三位,但2003年急劇降到第29位,而且近年一直在這個附近徘徊。根據中科院的統計,2004年中國發表的論文總數是世界第9位,但是平均每篇論文被引用的次數僅排在世界第124位。2006年6月9日,美國《科學》雜志新聞聚焦,以《學術腐敗丑聞動搖中國科學》為題,稱學術腐敗的日益增多將迫使中國的科技界領袖或者選擇清理門戶,或者使學界更加混亂。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