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趙東民:2018開春袁家村.昭陵游

2018-03-17  作者:趙東民  來源:網摘  

 2018開春袁家村.昭陵游

 

一、袁家村游記

 

201839日,我和朋友一行四人,到袁家村“踏青”。轉完袁家村,順便又去坐落在袁家村以西十公里左右的大山里的唐昭陵——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寢轉了轉。以下是本人此行簡單記錄,以嗣對這兩個地方有興趣的觀眾補漏拾遺。

根據媒體資料了解到,袁家村坐落在陜西省咸陽市禮泉縣煙霞鎮北面的舉世聞名的唐太宗李世民昭陵九嵕山下。1993年,袁家村成立了農工貿為一體的集團型企業袁家農工商聯合總公司,下轄12個子公司,在西安有房地產公司。目前有400多口人的袁家村,村資產已達到1億多元,村民家家住上了小洋樓,人均住房52平方米,家家生活得很滋潤,如今這個村的領導者朝著環保、生態、綠色的發展觀念轉變,帶領全體村民大力開發無煙工業-旅游業,創建民俗、民風體驗一條街,集中展示關中農村自明清以來的農村生活的演變。

我最早聽說袁家村,是20088月份,我們發起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前后。因為我們要搞紅色旅游,有位咸陽的紅色網友就提議去袁家村參觀。他說袁家村是陜西集體經濟成功的一個范例,值得去看看,據說袁家村老書記郭裕祿給人說,他每天不看毛主席語錄就睡不著覺,這讓毛派人士很是崇敬。在我國改革開放取消人民公社后,農村依然保留集體經濟比較有名的有山西大寨村、河南南街村、江蘇的華西村等,第一次聽說陜西也有個走集體經濟道路的袁家村,和郭裕祿這樣的村支書,我非常自豪又興奮,于是極力推動和促成了到袁家村的參觀學習。

 

趙東民等2008年9月在袁家村北面的九嵕山脈山坡上摘酸棗

20089月下旬,我們各行各業一行20人左右的隊伍包大巴到了袁家村。那時規模不及現在這么大。主要只有一條街。我印象深的就是毛主席雕像、原我黨的最高領導人華國鋒題寫的“袁家村”村名,袁家村從貧瘠到繁榮的村史,還有關中榨油的工藝流程等。我當時的第一感覺,袁家村的確是個別具一格,有關中民俗特色村子。特別是其坐落在偏遠接近山區的貧瘠之地,更顯得熠熠生輝。但是經過我們和周圍的村民交流了解,得知元家村的經濟體制實際上也是在家庭聯產承包制基礎上的。并不像左派心目中的紅色農村中的圣地——南街村那樣“百分之百的”人民公社式的集體經濟,這讓我和其他同行的隊員一樣有些失落。大家對袁家村有一種皮紅心不紅的認識。甚至有人直言袁家村也“復辟資本主義”了。

袁家村口刻有華國鋒題詞的石碑

我曾于20126月去過河北省遵化縣沙石峪村參觀。導游是當年沙石峪的青年突擊隊隊長。他自豪地給我們介紹說,當年《人民日報》記者李東生到這里實地采訪過,把他們村的發展變化,以《看愚公怎樣移山》為題發表在1962627日《人民日報》第一版。老突擊隊長不無遺憾地說,如果當年李東生早在大寨的事跡之前報道的話,毛主席“農業學大寨”的題詞就會是“農業學沙石峪”了。

沙石峪當年的青年突擊隊隊長在講述當年的光榮歷史

沙石峪在剛解放還是個“滴水貴如油”的干山溝。在老村支書張貴順為首的黨支部帶領下,發動群眾,集思廣益,在石山上鑿井造地,用了十年時間就讓村民由窮變富,讓沙石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而變化。可是沙石峪的帶頭人,村支書張貴順,在文革期間被“奪”了權“靠邊站”了。有一次敬愛的周總理帶外賓來沙石峪參觀,在接待的干部里沒見張貴順,就問怎么回事,奪了張貴順權的造反派“領袖”報告說張貴順“靠邊站”了,沙石峪現在歸他“領導”。總理不動聲色的問了這位造反派“領袖”幾個農業生產知識,造反派“領袖”張口結舌一句也答不上來。結果當然受到總理嚴厲的批評。這種違背毛澤東思想實事求是的原則,曲解“革命”的含義,只知道“造反”“奪權”,卻不知道學習科學技術和工農業生產,領導群眾搞建設的“干部”,在黨領導的革命和建設歷史中,不知道干了多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事。回過頭來再說袁家村,在新老村書記帶領下,不但從貧瘠到繁榮,而且帶動周圍許許多多的村子共同富裕,成功探索出一條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新時代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袁家村模式”, 這是個不爭的事實。這次我到袁家村,華國鋒1994年給袁家村黨支部題寫的“堅持社會主義方向,發展集體經濟,走共同富裕道路,建設現代化新農村”的留言,被深刻在村口數丈高的石碑上,向所有參觀者宣示著發展集體經濟,謀求共同富裕的紅色理念。從老村口往北望,遠遠看過去,在九嵕山脈下,連我們十年前從袁家村走上去采酸棗的荒山坡也被規劃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站在袁家村和在袁家村帶動共同致富的周圍村子的群眾立場,何必去苛求袁家村是不是“皮紅心不紅” 呢。衷心祝愿袁家村的集體經濟越走越寬廣。祝愿袁家村永遠成為讓陜西農村學習的農村集體經濟的楷模。

 

二、唐昭陵前的思考

 

據有關資料說,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與文德皇后長孫氏的合葬陵墓,位于陜西省咸陽市禮泉縣城西北22.5千米的九嵕山上,是國家AAA級旅游景區。

從唐貞觀十年(636年)文德皇后長孫氏首葬,到開元二十九年(743年),昭陵建設持續了107年之久,周長60千米,占地面積200平方千米,共有180余座陪葬墓,是關中“唐十八陵”,也是中國歷代帝王陵園中規模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是唐代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帝王陵墓,被譽為“天下名陵”。

昭陵是初唐走向盛唐的實物見證,是了解、研究唐代乃至中國君主專制社會政治、經濟、文化難得的文物寶庫。

舉世聞名的昭陵六駿石刻(部分)

孔子創立的儒家思想,從漢武帝始,幾乎是貫穿整個中國封建社會的主流思想。歷史真相往往是和人們的想象矛盾著。先說秦始皇在建立封建制度時不但不睬什么儒家學說,而且在建立封建政權后,為了穩固封建政權,對儒家學者更是采取了“焚書坑儒”的暴力鎮壓手段。漢朝初期的“文景之治”也和儒學沒有半毛關系。即便到了采用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的漢武大帝時代,也是實行的內法外儒的政治體制,在“文景之治”奠定的政治經濟基礎上,才取得了以軍事手段徹底解決北方匈奴的威脅,和征服西域各國等輝煌政績。

開創大唐朝 “貞觀之治”的一代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卻是違背儒家學說“三綱五常”的倫理思想,以發動“玄武門兵變”,弒兄逼父奪得皇帝寶座的。孔子輕賤女性,視女子為小人,導致的結果是數千年的重男輕女,造孽無數。見《論語·陽貨》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然而在唐太宗李世民駕崩四十年后,天授元年(690年),一代女皇武則天時代橫空出世了。歷史真是不留一點情面,把片面推崇儒家學說的狂熱信徒們的臉,抽打的幾乎是滿地找牙了。

唯物主義者當然要辯證的看待所有問題,包括儒家學說。正如2017420日人民網,刊文《如何正確認識把握馬克思主義與儒家思想的關系》中說:“要辯證看待以儒家思想為代表的傳統文化的優長和局限。”“毛澤東同志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指出,‘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這對于指導當前的偉大的運動,是有重要的幫助的’。我們黨十分注重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吸取養分。比如,‘實事求是’就是毛澤東同志從歷史典故中擷取出來,創造性地用以概括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方法論,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成果的精髓和靈魂。”

縱觀兩千多年來儒家之所以能獨領風騷,一方面是因其思想內核即哲學上的天人觀念、倫理上以“仁”為核心的“三綱五常”、政治上的大一統主張,在根本上都有適應了封建專制統治需要的因素。所以凡事都有因,我們要保持一個實事求是,和唯物主義的態度去學習、分析、總結,才可能得出正確的結論,以指導我們的工作和人生方向。

 

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臨時負責人

趙東民

2018312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