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視野

楊毅:美國推動“亞太北約”注定失敗

2017-09-18  作者:楊毅  來源:環球時報  

timg (1).jpg

不久前,一則關于現任美國太平洋司令哈里斯海軍上將可能擔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消息引起了人們的關注,激發了多種猜想。有人說,這是美國要依靠哈里斯在日本和印度等國,特別是在澳大利亞政府、軍隊和戰略界的人脈關系,來推動建立以美日澳印為主體的“亞太北約”,抗衡中國的崛起。

美國高級軍官退役之后轉任駐外大使有很多先例,但問題在于哈里斯對華政策的態度,以及當前中美在亞太地區關系互動的敏感程度。

這種企圖不會得逞

談到哈里斯,在中國不少人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有人說他對中國不友好,原因是作為日裔,有親日仇華情節,這種看法比較膚淺。哈里斯作為美國太平洋總部司令,對華態度主要還是服從于美國的整體戰略,同時他本人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制定與調整也起著重要的作用。

美國政策決策圈內的人士曾經對筆者說過,在對華政策,特別是安全政策制定過程中,太平洋總部司令對國會議員的影響,有時比國務卿的作用還大。在近十幾年歷任美國太平洋總部司令當中,哈里斯的冷戰思維更濃,對中國的政策更加激進。在貫徹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中發揮了獨特的作用,在特朗普執政之后也在不斷地推動美國政府對中國采取強硬的姿態。

即使哈里斯擔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一事成真,我們對他的作用不應過度夸大。但是,對于美國亞太戰略的走向,特別是推動建立美日澳印為主體的“亞太北約”動態及其影響必須給予足夠的重視,并做好相應的準備。

世界格局正在經歷著大動蕩、大調整與大發展。在國際格局演變過程中,經濟與政治領域并不是完全同步發展的。在經濟領域,全球化潮流不會逆轉,更不會停止。在政治、安全領域,集團化、陣營化的特征依然突出,在重大的地區和全球安全與政治(包括意識形態)議題上,西方國家抱團取暖的特征依然很明顯。因此,美國會利用依然占有優勢的政治安全資本,特別是軍事力量來強化聯盟體系,企圖維護自己在亞太和全球的主導地位。而建立“亞太北約”的思路與做法顯然是與世界潮流背道而馳的,注定要遭受失敗。

妥善處理兩軍關系

中美兩國之間存在廣泛的共同利益,同時也存在結構性的矛盾,其中最突出的是兩國軍事關系。安全關系,特別是軍事關系是衡量國家之間關系的“高端政治范疇”,也是區分“敵、我、友”的重要標志。隨著中國綜合力量的上升,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定位發生變化,兩國軍事關系似乎朝著“負能量”方向發展。當前,正確地把握兩國安全、軍事關系對于穩定和發展健康的中美關系至關重要。特別重要的是處理好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正確對待兩國軍事力量平衡關系的變化,防止惡性競爭。隨著綜合國力的提高,中國的國防與軍事力量不斷增強,引發了美國的戰略焦慮。中國奉行和平發展戰略和防御性軍事政策,中國軍事能力的提高不但可以維護中國的安全和發展利益,同時也將更多地提供“公共產品”,有利于地區與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美國與中國發展平等、互不威脅的軍事關系才是唯一的選擇。

第二,加強坦誠戰略溝通,促進安全關系的良性互動。在很長的時期內,中美兩國安全、軍事關系往往是兩國關系波動的“抵押品”和“犧牲品”。值得慶幸的是近年來,隨著中美兩國各種對話機制的健全和對話渠道的增加,兩軍關系也保持著相對穩定的常態。這對增進相互了解,防止戰略誤判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今后,還要在戰略目標、軍事理論、戰略意圖等領域進行坦誠溝通,防止誤判。

第三、降低各自作戰理論、兵力使用的“敵對性”色彩,防止安全關系惡性聯動效應。

作為軍事大國,中美兩國雙方軍事力量的部署、作戰理論的調整、武器裝備的研制等都具有互為因果關系的聯動效應。中國為了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以“反臺獨軍事斗爭準備”為牽引,發展了和繼續發展著一系列軍事裝備和應對方案,這絲毫沒有針對美國進行主動威脅的因素,但對于中國的安全利益來講則是必不可少的。美國則是認為這些是排斥美國的軍事力量的正常展開與運用。于是就針鋒相對地發展抗衡“反介入、區域拒止”的“空海一體戰”和“全球快速常規打擊力量”等作戰理論和作戰力量。如果中國感受到了美國這些作戰理論和作戰力量的威脅,針對性地發展對抗力量,如此以來會跌入惡性聯動循環之中。

第四,完善危機管控機制,降低中美軍事沖突風險。隨著美國軍事力量在亞太地區戰略部署的加強,兩國軍艦、飛機在同一個海域和空域行動增多,因此引發意外事故的概率客觀上在上升。為此,除了堅持按照國際通行的“游戲規則”和雙邊達成的“行為準則”進行軍事活動之外,還要進一步完善危機管控機制。

第五,妥善處理好安全熱點問題,防止“第三方因素”破壞兩軍關系。亞太地區,特別是在中國周邊,存在著諸多的安全熱點,如:朝鮮半島、臺灣海峽、東海、南海。這些熱點問題直接涉及中國的重要國家利益,甚至核心利益。中美兩國在這些地區沒有直接的領土爭議,但是美國出于承擔“雙邊(多邊)軍事同盟”的義務與承諾,特別是直接軍事介入中國與相關方的爭議,就有可能把中美兩國拖入軍事沖突的危險之中。妥善處理好以上的敏感議題,才能確保中美安全、軍事關系平穩發展,為中美兩國整體關系提供積極的支撐。

積極應對挑戰

對于我們來說,與其幻想美國及其西方盟國主動放棄“冷戰思維”,不如做好我們自己的工作,通過增強自身的實力和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治理,推動世界格局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首先,對內“固本強身”對外“謀篇布局”。內外統籌,修好內政是根本,積極穩妥地推動國內各項建設。對外,我們應積極參與國際治理,通過擴大合作拓展為途徑,堅持以“結伴而行”的原則沖破阻力,以“利益融合”的方式實現拓展空間的戰略目標。

其次,深化國防軍隊改革,加速推進富國強軍。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時代要求,是強軍的必由之路,也是決定軍隊未來的關鍵。伴隨著國防與軍隊改革的順利推進,我們就能增強保衛國家安全利益和發展利益與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的硬實力。

再次,周邊安全布局要搞好“動態平衡”。即使“亞太北約”成型,并強化對我國的戰略壓力,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從陸地方向針對我國的大規模軍事入侵基本上可以排除,但是來自海洋和空中的安全威脅在增大。在來自各個戰略方向的安全挑戰當中,東部、南部這兩個海洋方向的安全壓力增大,應對既需要原則的堅定性又需要策略的靈活性,既需要高超的戰略運籌,又需要強大的力量作支撐。因此,周邊安全布局要搞好“動態平衡”,防范各種安全風險。

最后,堅持“實力加合作”的安全思路。我們不信奉國際關系中的“叢林理論”,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沒有實力就會成為弱肉強食的犧牲品。在世界舞臺上,實力是贏得尊重的基礎;與此同時,合作共贏是順利通往成功的途徑。(作者是解放軍海軍少將)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