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視野

西報:“哈維”颶風襲擊美國 特朗普刮仇恨移民“風暴”

2017-09-18  作者: 阿米·古德曼 德尼·莫尼漢 魏文編譯  來源:環球視野  

MAIN201702010952000491372325283.JPG

好像“哈維”颶風在美國的德克薩斯沒有引起足夠的恐懼,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剛在全國的移民團體中刮起一場恐懼的“風暴”。

上星期二,美國總檢察長杰夫·賽辛斯宣布,特朗普將取消“對童年時到達者區別行動(DACA)”的計劃,該計劃為近80萬青年移民提供在美國生活和工作的許可。2012年前總統貝拉克·奧巴馬實施了這項計劃,此前沒有證件的移民青年進行的近十年的抗議,他們要求美國國會通過有名的“夢想法案(DREAM Act)”,這項法案對童年時到達美國的很多移民青年提供長期的法律地位。奧巴馬認為,特朗普對“夢想計劃”的攻擊是“自我破壞”和“殘暴的”。

波士頓市長馬蒂·沃爾什向白宮宣布:“我可以誠實地向白宮說下面的事:在波士頓我們不希望你們在這里。在波士頓我們不要你們的任何東西。不以為你們正在完美地安排事情。我認為美國總統和總檢察長正在向這么多廉正的青年發表的口信是令人遺憾的”。休斯頓收容了8.5萬名DACA的受益者,他們也被稱為“夢想者”。在全國范圍內95%的“夢想者”在工作或學習。特朗普的命令意味著DACA的受益者們—特朗普稱“熱愛”他們—從明年3月份開始可能被遣返。這在整個拉美裔社區引起了巨大的振蕩。因為拉美人明白休斯頓幾乎一半的居民是拉美人,在颶風留下的破壞之后,誰提供勞動、技能和資金來重建美國第四大城市?在“哈維”颶風之后,DACA的受益者塞薩爾·埃斯皮諾薩變成一個英雄。他是一個沒有贏利目的總部設在休斯頓的組織FIEL的行政負責人,在颶風期間他挨門挨戶地鼓勵拉美裔居民,他們在離開自己被水淹的家尋求援助的時候,既害怕風暴,也害怕移民警察。埃斯皮諾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我們剛遭受在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自然災害之一,特朗普在這個時候決定采取(遣返)措施。為什么?”

25年前埃斯皮諾薩和他的父母一起來到美國,當時他只有六歲。他說:“每當特朗普總統經歷一次失敗時,他再次回到移民問題,以便分散人們的注意力,獲得更多對他有利的支持。這樣,我們要求他別再玩游戲了,特別是對那些‘夢想者’的社區,也針對一般的移民的社區。因為我們不是一個玩具。我們是人,我們有人權,我們值得與我們的家庭一起住在這里。”

上周末我們去休斯頓,想就近看看哈維颶風的影響。我們很快就清楚了,我們正在看到的是兩起平行的災難的后果:氣候變化和種族主義的后果。在貝城埃克森美孚煉油廠(美國第二個最大的煉油廠)對面的人行道上,我們和埃馬努埃爾教堂的牧師卡洛斯·卡萬交談,他說:“這是一個收入確實低的人們的社區。洪水到了汽車的尾燈處。”牧師卡萬指導洪水后住在他的教堂里的幸存者們完成收容和分發水和衣服的任務。他向我們展示了煉油廠將化學產品排到河里的照片。河水淹沒了街道和居民的住房。我們還問他在颶風期間煉油廠的煙囪是否繼續燃燒化學物質,這些火焰也是最讓人擔心的事情。卡萬牧師說,“我們知道苯是一種致癌物質。苯是汽油和柴油的添加劑。是煉油廠的一種副產品。是可能想象的最壞的東西之一”。由于環境保護局提供的赦免,煉油廠的煙囪繼續燒化學產品。現在暫時關閉。在整個德克薩斯州是解除調控最多的州之一,貧窮的社區生活在石油化學工業有毒的陰影之下。

卡萬牧師指出,許多拉美裔居民留在自己的家里,盡管有洪水和毒菌:“他們害怕離開家去尋求幫助。某些人認為移民局的特工會抓他們”。這種恐懼是有理由的:已經設想在德克薩斯從9月1日起成為正式禁止“避難的城市”,并威脅對警察局的負責人和市政當局進行刑事懲罰和罰款,如果他們不想與移民服務和海關控制當局合作的話。在“哈維”颶風造成的混亂兩天以前新的法律生效,但是一名聯邦法官臨時封鎖了這項法律。

卡萬牧師說,他的社區沒有受到控制緊急情況的聯邦機構和紅十字會的訪問。感覺是被遺忘了。

回到休斯頓,我們采訪了德克薩斯南方大學的教授羅伯特·布拉德,他在不得不疏散之后剛回到自己家里。在歷史上這所大學是黑人的大學,是由爭取環境正義運動創辦的。布拉德解釋說,“我們看到脆弱的膚色和什么樣的社區是遭受災害和洪水風險更大的社區,像這些社區一樣,在歷史上它們是低收入和有色種人的社區。這些社區生活在低洼的地區,洪水泛濫的可能性更大,很難得到保險:不僅是因為洪災的保險,而且任何普通的保險也難得到,這些地區被確定為危險地區。因此,‘哈維’颶風造成的事實是表明,在這次風暴之前已經存在這種不平等”。

這位教授指出,不論是特朗普總統還是德克薩斯州長格雷格·阿伯特都不相信氣候的科學,他開玩笑說:“我們是在一個叫做德克薩斯的否定的州。”面對全國都反對廢除DACA法案,特朗普說,可以在六個月內“重新考慮這個問題”。許多人擔心他企圖迫使國會將支付邊界隔離墻的費用與8萬多個“夢想者”的前途聯系在一起。

使特朗普后退的唯一辦法是用一種強大的民眾壓力來對付他。具有長期經歷的民權積極分子多洛雷斯·烏埃爾塔對記者說,“我們必須要建立的墻是抵抗的大墻”。

(《環球視野》摘譯自2017年9月11日西班牙《起義報》原載厄瓜多爾拉美社網頁)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