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好書推薦 > 文藝新生

鐘祥余秀華 詩選收集

2016-10-29  作者:余秀華  來源:網摘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么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贊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阿樂,你又不幸的被我想起》

  我不敢把我的心給你

  怕我一想你,你就疼

  我不能把我的眼給你

  怕我一哭,你就流淚

  我無法把我的命給你

  因為我一死去,你也會消逝

  我要了你身后的位置

  當我看你時,你看不見我

  我要了你夜晚的影子

  當我叫你時,你就聽不見

  我要下了你的暮年

  從現在開始釀酒

 

  《經過墓園》

  如同星子在黃昏,一閃。在墓園里走動,被點燃的我

  秘密在身體里不斷擴大,抓不住的火

  風,曳曳而來,輕一點捧住火,重一點就熄滅我

  他們與我隔土相望。站在時間前列的人

  先替我沉眠,替我把半截人世含進土里

  所以我磕磕絆絆,在這座墓園外剃去肉,流去血

  然而每一次,我都會被擊中

  想在不停的耳語里找到尖利的責備

  只有風,在空了的酒瓶口呼嘯似的呼嘯

  直到夜色來臨,最近的墓碑也被掩埋

  我突然空空蕩蕩的身體

  仿佛不能被萬有引力吸住

 

  《井臺》

  許多井散落在地里,你若有醉意

  就無從尋覓。

  哪一口枯了,風聲四起

  哪一口豐盈,拍一拍就溢出蜜

  而井臺,蠱惑里的善良和敵意

  讓日子一磚一磚扣得緊密

  漏風,漏雨無非一種象征意義

  汲水的人消逝于水的自身

  大地饑渴

  紅衣的女子用乳房一遍遍

  搽去井臺上的幾粒鳥糞

  整個胸堂,都彌漫云的回音

 

  《夢見雪》

  夢見八千里雪。從我的省到你的省,從我的繡布

  到你客居的小旅館

  這虛張聲勢的白 。

  一個廢棄的礦場掩埋得更深,深入遺忘的暗河

  一具荒草間的馬骨被揚起

  天空是深不見底的窟窿

  你三碗烈酒,把肉身里的白壓住

  厭倦這人生粉揚的事態,你一筆插進陳年恩仇

  徒步向南

  此刻我有多個分身,一個在夢里看你飄動

  一個在夢里的夢里隨你飄動

  還有一個,耐心地把這飄動按住

 

  《致雷平陽》

  我以詩人的身份向你致敬,以農民的身份和你握手

  他年,我流離失所,我就抵擋一輩子的清白沽酒一壺

  邀你對酌

  為只為,一只狗在你心頭吠過秋風

  為只為,牧羊的時候,你的孤獨,對峙,和解和貪圖

  為只為,一條河彎彎曲曲,只有你清楚他的去向

  為只為,一個老詩人離去,你在異鄉的佛像前長跪,泣不成聲

  多少年來,人若問我在哪里

  我只能回答他:活著。我沒有寫過詩歌,你也一樣

  一輩子,我們會遇見多少寫詩的人,但是我不相信他們就是詩人

  而你是。

  冷冷地看著一條狗死去的你是

  從容地面對落日西下的你是

  當你長歌當哭,為一個無法回來的靈魂。你是

  是又如何?

  你依然心懷憐憫,獨自西行

  我不過是向你致敬以后,各自營生

  但是我還是想再一次向你致敬,僅為一個讓我在他文字里流淚

  心蓮盛開的人

  僅為一個甘愿掏出心肺,以血供字的人

 

  《那些秘密突然端莊》

  關于你的生日,愛人,如同蘋果的一個秘密

  這個唯一的日子,你依舊打開秋風,波瀾不驚

  我的敘述一次次被打斷,詞匯干澀,眼淚盲目而不確切

  把命運交給夜風,也就交給了你

  日子還悠長呢,說到絕望有多少矯情

  哦,你曾經給過我最薄最小的翅膀

  嗯,我就飛成一只蜜蜂吧,多累,或死在路上

  也是一肚子甜蜜

  我想象你點燃的燭火。但是懇請你省略我的想象

  我已經遠遠落在第一現場后面

  我看見的是橫店村過于明媚的陽光,和落在傷口邊的菊花

  這些,羞于為禮

  原諒我又一次無端停頓。你不會意外

  那么,一口氣吹熄所有的蠟燭

  我的憂傷,絕望,憤怒加上一個詞匯就成為美

  搖晃著。這一天突然地端莊

 

  《打谷場的麥子》

  五月看準了地方,從天空垂直打下

  做了許久的夢墜下云端

  落在生存的金黃里

  父親又翻了一遍麥子

  ——內心的潮濕必須對準陽光

  這樣的麥子才配得上一冬不發霉

  翻完以后,他掐起一粒麥子

  用心一咬

  便流出了一地月光

  如果在這一打谷場的麥子里游一次泳

  一定會洗掉身上的細枝末節

  和抒情里所有的形容詞

  怕只怕我并不堅硬的骨頭

  承受不起這樣的金黃色

 

  《我們在這樣的夜色里去向不明》

  1.

  這樣真好,如同在深山里撥琴

  聽見的是些石頭,枯葉。水也不大流了

  欲斷未斷

  后來,人也索然無味,不洗,不道晚安

  惆悵睡去

  月色照不照,深淵繼續深著

  我說時光的潭里,下沉的途中我們應該有

  一些恐懼

  我說的是應該。這與已經到來,未曾到來的

  沒有關聯

  夜色一次次降臨,沒有倦意

  我們怎么對峙,都會蜷曲起來

  阿樂,這與擁抱的姿勢不同,相同的只是

  一點可有可無的情緒

  而我們從來沒有道過晚安

  2.

  我一旦安靜,就被套上枷鎖與時間拔河

  如果我不餓就會很使力

  如果我沒有吃晚飯,我就賴在地上

  任由它拖著我

  如一只不吠的狗

  結果是一樣的,讓人歡喜,也憂愁

  哦,對于另外的人也許不一樣

  他們在火車上去另外的地方

  背另外的臺詞

  一不小心,一語成菅

  而你,一個小城市的戲子,主持人

  泥鰍一般困在漢江邊

  困就是成全

  一個人不應該把江湖之氣全部收入

  看一個城市的目光

  3.

  動蕩的生活和生命是不會褪色的

  我的向往

  阿樂,我們都在犯罪

  我在村莊里被植物照耀

  你在城市里被霓虹驅趕

  我們害怕失蹤,把自己的黑匣子緊緊抱住

  哪怕死,也是在自己的

  血管里

  我對我的熱情和你的冷漠都失去了

  耐心

  活與不活真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只是我們明白無誤地存在了好多年

  真是不可原諒

  你咳吧咳吧

  只是不要吐出濃痰

  4.

  唉,我一直改不了潔癖

  受不了愛的人在我面前挖鼻屎,吐痰

  可是一個農民的尸體被挖出來

  我不停嘔吐

  卻還想觸摸

  不停涌來的死亡,我輕飄飄的

  當然我不會去抓你,阿樂

  你的存在不是讓我去抓

  而是讓我拿起刀子就知道

  如何去剔

  但是還是算了吧

  誰都會越來越輕,何況是你

  寫到這里,突然無語

  你睡你的,我坐我的

  春天八千里

 

  《我愛你 》

  巴巴地活著,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葉輪換著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于潔白過于接近春天

  在干凈的院子里讀你的詩歌。這人間情事

  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

  而光陰皎潔。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于植物,關于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手(致父親)》

  我要擋在你的前面,迎接死亡

  我要報復你——鄉村的藝術家,

  玩泥巴的高手

  捏我時

  捏了個跛足的人兒

  哪怕后來你剃下肋骨做我的腿

  我也無法正常行走

  請你咬緊牙關,拔光我的頭發,戴在你頭上

  讓我的苦恨永久在你頭上飄

  讓你直到七老八十也享受不到白頭發的榮耀

  然后用你樹根一樣的手,培我的墳

  然后,請你遠遠地走開不要祭奠我

  不要拔我墳頭新長的草

  來生,不會再做你的女兒

  哪怕做一條

  余氏看家狗

 

  《日記》

  我僅僅存在于此

  蛙鳴漫上來,我的鞋底還有沒有磕出的幸福

  這幸福是一個俗氣的農婦懷抱的新麥的味道,忍冬花的味道

  和睡衣上殘留的陽光的味道

  很久沒有人來叩我的門啦,小徑殘紅堆積

  我悄無聲息地落在世界上,也將悄無聲息地

  隱匿于萬物間

  但悲傷總是如此可貴:你確定我的存在

  才肯給予慈悲,同情,愛恨和離別

  而此刻,夜來香的味道穿過窗欞

  門口的蟲鳴高高低低。我曾經與多少人遇見過

  在沒有伴侶的人世里

  我是如此豐盈,比一片麥子沉重

  但是我只是低著頭

  接受月光的照耀

 

  《茍活》

  每天下午去割草,小巫跟著去,再跟著回來

  有時候是我跟著它

  它的尾巴搖來搖去

  這幾天都會看見對面的那個男人割麥子

  見著我一臉諂笑地喊秀華姑娘

  我就加快割草的速度

  好幾次割破了手指

  這個上門女婿,妻子瘋了20年了

  兒子有自閉癥

  他的腰上總是背著個錄音機

  聲音大得整個沖子都聽得見

  我的一只兔子跑到了他田里,小巫去追

  但是他的鐮刀比狗更快

  他把兔子提回去以后

  小巫還在那里找了半天

 

  《溺水的狼》

  一匹狼在我的體內溺水,而水

  也在我的體內溺水

  你如何相信一個深夜獨坐的女人,相信依然

  從她的身體里取出明艷的部分

  我只是把流言,諍言都摁緊在胸腔

  和你說說西風吹動的事物

  最后我會被你的目光蠱惑

  掏出我淺顯的一部分作為禮物

  我只是不再救贖一只溺水的狼

  讓它在我的身體里抓出長長的血痕

  你說,我喝酒的姿勢

  多么危險

 

  《下午,摔了一跤》

  提竹籃過田溝的時候,我摔了下去

  一籃草也摔了下去

  當然,一把鐮刀也摔下去了

  鞋子掛在了荊棘上,掛在荊棘上的

  還有一條白絲巾

  輕便好攜帶的白絲巾,我總預備著弄傷了手

  好包扎

  但10年過去,它還那么白

  贈我白絲巾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我摔在田溝里的時候想起這些,睜開眼睛

  云白得浩浩蕩蕩

  散落一地的草綠得浩浩蕩蕩

 

  《橫店村的下午》

  恰巧陽光正好,照到坡上的屋脊,照到一排白楊

  照到一方方小水塘,照到水塘邊的水草

  照到匍匐的蕨類植物。照到油菜,小麥

  光陰不夠平整,被那么多的植物分取

  被一頭牛分取,被水中央的鴨子分取

  被一個個手勢分取

  同時,也被我分取

  我用分取的光陰湊足了半輩子

  母親用這些零碎湊足了一頭白發

  只有萬物歡騰

  ——它們又湊足了一個春天

  我們在這樣的春天里

  不過是把橫店村重新捂熱一遍

  《我的身體是一座礦場》

  隱藏著夜色,毒蛇,盜竊犯和一個經年的案件

  暴露著早晨,野花,太陽和一個個可以上版面的好消息

  五臟六腑,哪一處的瓦斯超標

  總會有一些小道消息

  怎么處理完全憑一個綁架者給出的條件

  他住在村子里,不停地吸煙

  這是一座設備陳舊煤礦,黑在無限延伸

  光明要經過幾次改造,而且顏色不一

  我會在某個塌方前發出尖銳的警告,搖晃著蛇信子

  那些在我心臟上掏煤的人倉皇逃出

  水就涌進來

  黑就成為白

  袒露著蟲鳴,月光,狐貍的哀嚎和一個經年的案件

  隱藏著火焰,愛情,和一土之隔的金黃

  總有人半途而退

  一個人往里面丟了一塊石頭

  十年以后

  就聽到了回聲

 

  《淡青》

  起霧了。我躊躇著在北山脫下尾巴

  在子時之前翻過山頭,與一經野花達成共識

  讓我比它們的香味先到

  那時候你撥了撥蠟燭,以袖口擋住

  屋檐的風

  假如你滿屋的書香還沒有迷惑我,那一定是

  你一身青衫

  我懷疑它收攏了我一輩子的煙色

  我一個恍惚,就是今生今世

  我在江西,你在江東,大霧茫茫

 

  《小雪漠漠》

  詩歌里的柳絮,生活里的食鹽

  我一撇嘴,你就快速抽煙

  365天里,你大部分是黑的

  我也相信這樣的黑,和晨起時候的灰

  而如果你今天不穿上那件毛衣

  雪

  為什么要下呢

 

  《活著》

  不堪。累贅。孤獨。絕望……我再無法有個清白的人生啦

  哦,背叛,背叛。從開始到現在

  沒有人說:余秀華,因為我,你要好好的

  貞潔是多么可笑,多么諷刺,卻還是讓我一次次哭

  但是一定有一根稻草一次次打撈起我

  一次次從我身體里掏出光亮,放在我眼前

  讓我安靜的時候寫詩

  窮苦的時候流浪

  讓我對路過的人和燈持永恒之愛

  讓我總是在該掏出匕首的時候掏出花朵

  讓我在能夠申辯的時候堅持沉默

  即便如此,這世界還是沒有給我一個春天

  即便如此,我今天還在,打算喝一點酒后

  去風里轉轉

 

  《對話》

  他在籬笆邊,一聲咳嗽,火苗般掛在牽牛花藤上

  春天在荒原那頭,與她隔著一個招呼

  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到這里的,一場雨水還掛在

  馬車上。如果是坐火車

  卻看不到經過隧道時他臉上的夜色

  她攪動勺子,玻璃杯被碰響了一下

  沒有誰聽見,除了她

  他又咳嗽了一聲,撥動了一下火苗

  春天在荒原那頭,與她隔著一個手勢

  一只黃鸝在女貞樹上,呼喚一朵云落下來

  他不知道她是個啞巴

  把春天裹進心里了,就不會說出來

 

  《在荊州古城上》

  向外望,車水馬龍。向里望,熙熙攘攘

  而姐姐,在我望向你的時候,我確定:此刻,存在

  我們不停地走,黃昏欺近,卻發現,又回到東門

  小小的驚恐摁回內心:我們在歷史的隧道里回到原點

  一定是幻覺

  “荊州城”字未褪色。仿佛等著時間一回頭

  就能找到它。它說:我在,一直在,永遠在

  我從來不懷疑歷史的顏色就是這城墻磚的顏色

  我相信此刻每一塊磚里都有燒沸的霞光

  姐姐,抱抱我。如抱住護城河里的一片水

  一片水里一棵柳的倒影

  一棵柳的倒影里剛剛飛走的燕子

  姐姐,此刻的春天讓我飽含熱淚

  我如一滴水回到一條河,一塊磚回到一個城

  當初劉備三借荊州,關羽千里走單騎

  歷史的潮流從四面八方向這里滾滾而來

  英雄輩出的平原上,一眼望去

  姐姐,我想緊緊抱住城頭,不讓風把我帶走

  而今世,他們一定魂落古城

  在旖旎春光里,等我辨認

  甕城里,有人賣葫蘆絲,戲服

  這景象讓人感慨又著迷:我們都有一個甕,自入其里

  姐姐,如果我吹起葫蘆絲,而你穿上戲服

  一曲奏完,一舞終了

  我們躺在古城上,漸漸化進城墻

  而無人看見

  姐姐,你可認可這樣的幸福

 

  《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

  春天的時候,我舉出花朵,火焰,懸崖上的樹冠

  但是雨里依然有寂寞的呼聲,鈍器般捶打在向晚的云朵

  總是來不及愛,就已經深陷。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

  卻沒有打開幽暗的封印

  那些輕省的部分讓我停留:美人蕉,黑蝴蝶,水里的倒影

  我說:你好,你們好。請接受我躬身一鞠的愛

  但是我一直沒有被迷惑,從來沒有

  如同河流,在最深的夜里也知道明天的去向

  但是最后我依舊無法原諒自己,把你保留得如此完整

  那些假象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啊

  需要多少人間灰塵才能掩蓋住一個女子

  血肉模糊卻依然發出光芒的情意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