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紅軍建制 > 工農紅軍

見證歷史的紅軍樹

2014-12-14  作者:  來源:  

   

 
 
 

    白楊樹的眼睛有幸閱讀了中國現代史上那光輝的一頁。她的瞳仁深處,隱藏著許多令今天的年輕人感到神奇而又神秘的英雄故事。

    太陽翻越高高的雪山,一束溫暖的陽光照在一棵巨大的白楊樹的尖梢,碧綠碧綠的樹葉像綠寶石一樣熠熠閃亮。清冷的風吹拂著,樹葉嘩啦啦發出金屬般的響聲。白楊樹的腳下,就是滔滔的梭磨河,翻滾著白色激浪的河水,像一條沖出深峽的巨蟒,向著川西北的大金川奔騰而去。白楊樹站在河岸上,顯得偉岸、挺拔而威嚴。

    一棵生命蓊郁的樹。

    樹葉在歡笑,在歌唱。作為生命,她有縱情歡笑和大聲歌唱的理由。

    因為和一部偉大的傳奇和一個偉大的名字聯系在一起,她有了一個光榮的名字:紅軍樹。

    卓克基,本是一個遙遠而偏僻,誰都不知道的藏區村寨。因為紅軍在這里駐扎過,因為這里住過毛澤東、周恩來等偉人,因為紅軍領導人在這里開過會,它便有了名氣,它的名字便留在了史冊上。

    我不知道白楊樹確切的年齡,可以肯定的是,她是一位耄耋之年的慈祥長者,蒼老的軀干證明她經歷過時代的風雨和歷史的滄桑。我放眼望去,樹干上一個個節疤,像一雙雙有著黑睫毛和黑眼圈的眼睛,在望著這條峽谷,望著這個世界。

    白楊樹的眼睛有幸閱讀了中國現代史上那光輝的一頁。她的瞳仁深處,隱藏著許多令今天的年輕人感到神奇而又神秘的英雄故事。

    那是1935年6月,毛澤東等指揮中央紅軍到達懋功地區,同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后,黨中央決定紅一、四方面軍北上創建川陜甘革命根據地。為了執行這一戰略方針,必須控制懋功以北的卓克基。

    卓克基扼川北要隘。這里屬藏區,有一座土司索官瀛的官寨。蔣介石收買藏族頭領,封官許愿,資助武器裝備,散布謠言,誣稱紅軍“殺人放火”,要“燒毀寺廟,消滅宗教”,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妖魔”,蔣介石任命索官瀛為“卓(克基)、松(崗)、黨(壩)三土游擊司令”,企圖利用藏族地方武裝阻止紅軍北上。

    先頭到達卓克基的紅二師六團,通過通司(翻譯)喊話,希望和索官瀛談判,向他“借路”。但索官瀛拒絕談判,妄圖憑借有利地形,阻止紅軍前進。不過,索官瀛的武裝遠沒有蔣介石期望的那么強大。夜幕降臨,紅軍發出三顆示警的信號彈。索官瀛的士兵看到夜空中射出的紅、黃、白三色耀眼光團,立時驚恐萬分,以為紅軍有神相助,施展法術,發出了“神火”,若不躲避,必遭大劫。索官瀛急忙令家人攜帶貴重財物,偕親兵倉惶出逃,躲入深山。

    不戰而勝,紅軍進駐了官寨。蔣介石的民族離間政策也并未完全奏效,紅軍進駐卓克基后,嚴明的紀律,模范的行動,很快消除了部分藏民和上層人物的顧慮,得到了他們的信任和支持。

    高高的白楊樹,以驚奇的眼神,看到了長長的紅軍隊伍。他們衣衫襤褸,但精神飽滿;他們武器落后,但充滿銳氣。毛澤東在兩河口參加完政治局會議后,與周恩來等一道,隨軍委縱隊,翻越長征途中的第二座大雪山夢筆山,于7月1日到達卓克基。白楊樹看見了那個身材高大的湖南人毛澤東,看見了那個英雄的留著大胡子的周恩來,看見了身上背著銅號,銅號上系著紅飄帶的年輕小戰士,看見了一顆一顆閃亮的紅五星。地處川西北的卓克基,過去頭上只有蒼鷹飛過,路上只有馬幫經過,溝坎上只有經幡飄動,如今因為一支神奇隊伍的到來,荒僻的山溝變得歡騰喧鬧起來。

    白楊樹不再孤獨,令她格外高興的是,毛澤東的馬就拴在了自己的軀干上。她看清楚了,那不是追風的“的盧”,也不是日行千里的“赤兔”,而是一匹普通的小青馬。但它馱過老人,馱過負傷的戰士,馱過戴八角帽的領袖,馱過沉重的書,馱過英氣勃勃的革命真理。

    馬打著響鼻,快樂地吃著草料。它是無言的士兵,是革命隊伍中的一員。馬渾身上下散發著汗的氣息。長途跋涉,穿越槍林彈雨,從馬身上,可以感覺到五嶺的云雨,烏蒙的泥濘,金沙江的激流,瀘定橋的硝煙。

    “拴過毛澤東的馬”,白楊樹高昂著頭,每一片綠葉都在深情地回憶。

    白楊樹看見毛澤東背著手,大步走進了官寨,走進了這個依山傍河而建的藏式城堡。官寨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間,外墻用石塊砌筑,內體用木材裝修,高二至六層,內部互相連通,形如巨大碉堡,利于戰守。毛澤東步入二層“蜀錦樓”,這是書齋,藏有“四書”、“五經”等漢文書籍,鑲嵌大理石的書桌上,一部線裝古本《三國演義》打開了,還未合上。這一切,說明主人既是藏族頭領,又深受漢文化熏陶,是一個文化人。這樣的人,只要講清黨和紅軍的政策和主張,曉以民族大義,是可以團結爭取的。

    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在這里住了5天,長途征戰,難得有這樣一次小憩,難得有這樣一次讀書的機會,毛澤東飽覽索氏藏書,滿足了他平生喜愛博覽群書的嗜好。他手捧那本還未合上的《三國演義》,翻閱那些精彩的章節,深諳書中的合縱連橫之術。雖在艱難困頓之時,但他滿懷信心,要揮動手中長纓,縛住在黑云中不可一世的蒼龍。

    毛澤東遺憾沒有和藏書的主人見面,共敘長談。臨走,他命令部隊一定要保護好這座官寨及其物品,不準拿藏胞的一針一線。

    春去秋來,斗轉星移,換了人間。白楊樹還記得,1952年的一天,這深溝里響起了喜慶的鑼鼓,那是索官瀛從北京回來,索官瀛作為西南少數民族參觀團成員在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見,并在中南海一起吃飯。周恩來總理指著索官瀛說:“主席,這位就是我們長征過川西北雪山草地時在卓克基住過的那個官寨的主人。”

    毛主席說:“啊!你就是當年卓克基的長官司!長征時,我們可驚擾過你喲。可惜那時我們未得一見。現在你來北京哪,我們該好好敘談敘談。”毛澤東談索的藏書,談那本還未合上的《三國演義》,談黨的民族政策,親切和藹,平易近人,使索官瀛深受感動。

    索官瀛滿面春風地從北京回來了,他要把毛主席的關懷和胸襟,告訴故鄉的每一座山,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每一條河流。以后,他在促進民族團結,社會安定,實現民主改革和恢復發展生產等方面,都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我在白楊樹前盤桓。她那黑睫毛黑眼圈的眼睛在望著我。我看到了她藏在瞳仁深處的那份歡喜和自豪。她是幸運的,不是每一棵樹都有這種幸運。她見證過歷史。盡管那只是一次與熱血與勇敢的邂逅,也足以讓她榮耀一生。“紅軍樹”,多壯美的名字!她感到了生命非同尋常的價值。她要用生命照耀群山,照耀道路。我沒有帶來花環,如果有的話,我真想獻給她,安放在她老而彌堅的枝杈上。如今,我只有從心里祝福她,希望她像紅軍精神一樣,永遠常青,永遠。(喻曉)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