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歷程 > 閃閃紅星

為黨終生潛伏的終極特工

2017-09-14  作者:王夢悅  來源:黨史縱橫  

timg (1).jpg

他是我黨隱蔽戰線上的一位杰出戰士,抗戰時期,他輔佐傅作義取得對日作戰“三戰三捷”,身上留有多枚日軍的彈片;解放戰爭時期,他為平津戰役提供了重要情報,為成功爭取傅作義立下功勛。他為信仰,幾乎潛伏一生,直到去世多年后,身份才被解密,成為我黨隱蔽戰線最為神秘也是最為成功的特工。

解放戰爭后期,對傅作義的成功策反,是我黨諜報史上的得意之筆,而這其中的關鍵人物是傅作義的秘書閻又文。在我黨執政后的相當長時間里,包括家人在內,沒有人知道閻又文的真實身份是我黨秘密地下黨員。

抗日烽火,輔佐傅作義“三戰三捷”

閻又文,山西榮河縣(今萬榮縣)人,1933年考入山西大學法學院。日軍大舉入侵華北時,剛畢業不久的閻又文和眾多熱血青年一道毅然奔赴延安。此時,陜甘寧邊區保安處連續舉辦過7期情報偵察干部訓練班,閻又文是第二期學員。畢業后,中共中央西北局社會部安排他進入國民黨西北軍馬鴻逵部隊任職。

1938年初,與中共關系甚好的傅作義派周北峰晉見毛澤東,請求委派政工人員,協助建立政治工作機構。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閻又文接受徐冰的建議,利用自己和傅作義同鄉的身份,到晉軍從事抗日工作。這年9月,經中共中央特派員潘紀文介紹,閻又文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由此開始了他為黨工作的“諜者”生涯。閻又文才華出眾、文筆鋒銳,很快得到傅作義的賞識并擔任了他的私人秘書。工作崗位的特殊性,讓閻又文與傅作義形影不離,輔助其處理所有的軍務和政務,包括一些極為機密的軍事工作。在整個抗戰期間,傅作義一心一意地對日作戰,閻又文也就一心一意地輔佐其抗戰,他領會傅作義的意圖到位,掌控局勢的能力強。為此,有人甚至把閻又文稱作“傅作義的影子”。傅作義曾對人說,“又文不僅和我的思想相通,就連語言也和我一樣,他寫出來的東西就是我想要說的話”。

1939年底到1940年初,傅作義部連續對日做戰:奇襲包頭,綏西會戰和光復五原,取得三戰三捷。閻又文自始至終陪伴在傅作義身邊,幫助他籌劃和指揮,而且經常隨同傅作義一起,冒著生命危險,親臨作戰第一線指揮部。閻又文曾在戰斗中負傷,身上一直留有日軍的彈片。

1939年下半年,國民黨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蔣介石密電傅作義清共。傅作義回電說,這些共產黨是我寫信求毛澤東請來的,我得安全把人家送回去,不能做對不起朋友的事。不久,傅作義就將共產黨“禮送出境”。據原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回憶,由于事出緊急,“被破壞了的地下黨組織來不及妥當安排,與閻又文失去了聯系。不過,與黨組織失去聯系的閻又文依然執行著‘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這隱蔽戰線的十六字方針”。整個抗戰期間,閻又文的這一特殊身份一直沒有暴露。

七年“失聯”,信仰不改終回家

抗日戰爭勝利后,陜甘寧邊區保安處秘密派王玉到綏遠傅作義部隊中,尋找一個叫“閻又文”的地下黨。此時,黨組織已經和閻又文失去聯系近七年。臨出發前,保安處領導提醒王玉,由于失去聯系七年,閻又文有“變壞”的可能,但以黨組織對他的了解,更大的可能是他仍然忠于信仰。

北平解放的隱蔽戰士:他替傅作義給毛澤東寫信

1949年2月,閻又文(右一)隨傅作義(右三)去西柏坡,受到周恩來的接見

王玉此行的任務就是恢復黨組織和閻又文的聯系。可閻又文在哪里?他是否還在傅作義部隊中任職?王玉一概不知。接受任務后,王玉化裝成皮貨商人,一路打聽尋找,但都無功而返。1946年春節后,王玉再次化裝來到包頭。一天在飯館里,王玉在與一個國民黨軍官閑聊時得知,閻又文是傅作義身邊最為信任的秘書。王玉十分高興,他終于得到了有價值的信息,他立即通過關系,想辦法與閻又文接上頭。經過多次試探與接觸,王玉認定閻又文氣節未變,丹心始終向著黨。他將考察的結果向黨組織匯報,在取得上級同意后,他向閻又文表明了身份,言明了黨組織的意圖。閻又文聽后又驚又喜,七年“無家可歸”的日子終于結束了。

在啟程尋找閻又文之前,保安處領導特意囑咐王玉:只與閻又文建立單線聯系,了解軍事動態,掌握傅作義與蔣介石的關系,別的情報暫不需要,從而減輕其暴露身份的風險。遵照黨組織的安排,在敵占區,閻又文只與王玉一人單線聯系。而在解放區,知曉閻又文身份的人,也只有西北局社會部的少數高層領導。后來,閻又文的關系被轉到中共中央社會部,這條情報線更被壓縮到閻又文——王玉——羅青長(社會部一室主任)、李克農(中央社會部代理部長)這幾個人,足見中央對這條情報線的重視和保護。這也是閻又文真實身份難以被世人知曉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王玉找到閻又文時,閻又文已是國民黨第十二戰區政治部副主任,上校軍銜。更為有利的是,他是傅作義的機要秘書,深得傅作義的賞識和信任。傅作義主持的軍事、政治會議,都由閻又文負責記錄,傅作義的重要電報、文件及講稿都由閻又文起草。這期間,閻又文與王玉先后交談了多次,他把傅作義的軍事實力、作戰計劃、師以上將領的情況以及傅和蔣的矛盾向王玉作了詳細的匯報。閻又文還特別提到,傅作義已經被拉到了蔣介石的內戰戰車上,他的部隊近期很可能會進攻綏東解放區。王玉意識到,這是一個至關重要且時間緊迫的情報,應馬上送回陜北。但因返回延安的路途太遙遠,王玉決定把情報就近匯報給我綏東部隊。遺憾的是,當我部隊某領導聽到情報后,搖著頭說:“這個信息對傅作義的軍事力量估計得太高了。”此時,王玉既不能透露自己的情報來源,也無法說服這位領導……后來,王玉在向李克農匯報此事時,李克農說:“我們情報工作主要是為武裝斗爭服務的,有時一份情報可勝過千軍萬馬。有水平的領導應該懂得這一點的。”果然,1946年6月,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發動全面內戰。之后綏東戰役爆發,敵我雙方損失都很慘重……后來,李克農曾語氣沉重地總結說:華北戰場初期失利,敗就敗在我們對情報重視的不夠。若干年后,羅青長這樣評價:閻又文的情報對我華北野戰軍免受更大損失起了重要作用。

起草“公開信”,語帶雙關真假難辨

1946年6月間,蔣介石撕毀停戰協定,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9月,綏東戰役開戰,傅作義部隊半個月內占領了卓資山、集寧、豐鎮……傅作義對此戰果喜不自勝。他要閻又文為他起草一封致毛澤東的公開信,他要公開理論一下這場沖突的是與非,要“長自己的志氣,滅共黨的威風”。閻又文感到很為難:“自己身為中共地下黨員,要罵自己的黨,罵自己的領袖……”很快,此事經王玉向李克農作了匯報。周恩來得知后指示:“公開電要罵得狠些,要能夠激起解放區軍民的義憤,要能夠導致傅作義狂妄自大的結果!”閻又文深得周恩來的意圖,揮筆寫就。9月20日,傅作義在他的機關報《奮斗日報》上發表了致毛澤東的公開信。第二天,南京的《中央日報》全文轉載,通欄標題是:“傅長官作義致毛澤東先生,希接受教訓,放下武器,參加政府,促進憲政。”公開信的措辭激烈尖銳,文中稱傅作義部隊取得的勝利“不是一個軍事上的勝利,而必須稱之為人民意志的勝利。”在這封信中,傅作義還指責毛澤東及中共發動內戰“你們大舉進攻綏包,放出內戰的第一槍。”公開信寫得洋洋灑灑,言語犀利,態度強硬,毛澤東要求延安《解放日報》全文轉載。當時因為解放軍連敗三城,全軍上下感到很壓抑,彌漫著各種情緒,朱德總司令說:“請將不如激將”,將此電文發華北解放區連以上干部,以激勵將士一雪前恥。傅作義對閻又文的這篇文章很滿意。他說,“只有又文寫的東西才和我的思想最吻合,他所用的語言就像是我要說的話一樣……”。

這封信在敵我雙方都產生了中共中央所預期的效果,第一是麻痹了傅作義的部隊,第二是激起了解放軍強烈的斗志,第三點也是更重要的一點,是在國民黨內部起到了保護閻又文的作用。北平解放后,傅作義到西柏坡拜會毛澤東,閻又文隨行。毛澤東在接見閻又文時曾笑著一語雙關地說到:“閻又文,你的文章寫得很好啊!”這封公開信也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中產生了誤會,使閻又文蒙受了一些不白之冤,例如他在延安的一些老朋友就改變了對他的看法,甚至解放后都不再與他來往。黨的情報事業的開創者和領導人周恩來曾經要求情報人員“有苦不說,有氣不叫;顧全大局,任勞任怨”,閻又文的一生,就是這十六個字的真實寫照。

傳遞情報,寥寥數字抵萬軍

1947年12月,蔣介石任命傅作義為華北“剿總”總司令,閻又文晉升少將軍銜。除繼續做傅作義的秘書外,閻又文還擔任華北“剿總”政工處副處長、新聞處處長、傅作義的對外發言人等職,是華北“剿總”的決策核心。其實,傅作義對蔣介石封他的這個華北“剿總”總司令并沒有多大興趣,認為這是蔣介石要他來收拾華北這個爛攤子。1948年初,傅作義去東北參加軍事會議,回來后對閻又文說,東北的情況使他寒心,武官怕死,文官貪財,縣長可以用金條買到。傅作義嘆道:“完了,這回真要完了!”閻又文隨后將傅作義的想法向中央作了匯報:傅作義對蔣介石已經深感失望,在某些重大問題上他是不會無條件地執行蔣介石的命令的。這些情況對中央制定遼沈戰役的作戰方案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1948年10月,遼沈戰役勝局已定。東北問題解決后,就要著手解決華北的傅作義集團了。此時,中央軍委急于了解遼沈戰役后國民黨在華北的全盤戰略考慮。為此,李克農和中央社會部派王玉第二次進北平與閻又文聯系。主要是摸清傅作義的政治動向;“華北剿總”的軍事力量和計劃以及傅作義和蔣介石之間的關系。限期兩周拿回這一事關全局的重要戰略計劃。當時的北平城已是風聲鶴唳,國民黨特務機關瘋狂搜捕中共情報人員。據王玉后來回憶,李克農特意關照他:“此次進北平,要有可能被捕的思想準備。萬一被捕了,在任何情況下也不能暴露閻又文,就是犧牲了也不能暴露。”閻又文冒著生命危險,不負重托,僅用了一個多星期時間,就把南京最高軍事會議制訂的戰略計劃的絕密情報上報給中共中央。閻又文提供的這份情報,對華北乃至全國戰局產生了重大影響。羅青長在回憶文章中概述了這份情報的主要內容:傅作義打算在平、津、唐地區,用他所統帥的60萬軍隊和我第四野戰軍、華北部隊進行一場會戰,這一仗打贏了,整個華北就是他的天下了;打不贏,他有兩條退路:一是由塘沽從海上南下,與蔣介石在南方會合;另一條是退到綏遠、后套一帶,與馬家部隊會合,負隅頑抗。傅作義還認為我第四野戰軍進關的速度比較慢,最早是在1949年5月才能進關。

爭取傅作義,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

1948年12月14日,解放軍完成了對北平的合圍。華北幾十萬國民黨軍隊成了甕中之鱉。

圍城期間,傅作義顧慮重重,搖擺在戰與和之間,情緒極不穩定。傅作義有個習慣,在做出重大決定前,總要和他的親信們商討,他找的第一個人就是閻又文。閻又文多次向傅作義詳細陳述他的意見,分析當前面臨“戰”、“走”、“和”三條路,指出戰和走都是對歷史、對人民、對部下不負責任的做法,只有“和”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閻又文建議傅作義盡早與中共開始談判,和平解決北平問題。同時,他還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安排傅作義的老友以及社會名流前去做他的工作。閻又文希望,這支當年英勇抗擊日寇的部隊能走上一條光明大道。

12月17日,傅作義派出代表,在地下黨員的陪同下,第一次出城與解放軍談判。但因雙方分歧過大,沒有任何結果。傅作義感到雙方的目標和條件相去太遠,曾一度灰心,準備放棄談判,堅守北平。尤其是新保安戰役35軍被殲后,傅作義的情緒十分低落,北平和談面臨著談崩的可能。在關鍵時刻,閻又文連續十幾天不回家,和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我地下黨員)日夜輪班守護在傅作義的身邊,做開導工作,希望他決不能放棄談判,放棄和平。

雖然,閻又文憑直覺判斷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很可能是中共地下黨員,但因為自己的特殊使命,不便確認。有一天,傅冬菊從傅作義住處離開時,閻又文發現有特務跟蹤她。他對傅冬菊說,我搭你的車去辦點事。但當車開到北京的一個城門時,閻又文說地點到了,車就在城門洞里停下來。傅冬菊心里奇怪,到城門里能去找誰呢?閻又文下了車,國民黨特務的車也開了進來,他迅速迎上去訓斥道:“傅長官大小姐的車你們也敢跟蹤?”這時傅冬菊的車已經駛遠,特務們即使想改道追趕,在城門洞里也調不了車頭。閻又文非常機智地掩護了傅冬菊。

羅青長在回憶錄中曾說,閻又文曾向傅作義建議,派“華北剿總”副司令鄧寶珊出城去找葉劍英,以便進一步摸清共產黨的態度。傅作義接受了這一建議,組織了一個代表團,團長是鄧寶珊,還有何思源等人。這一次,傅作義特別派閻又文一同去。葉劍英接見了他們,長談了兩個多小時,閻又文遵照傅作義的囑托做了詳細記錄,回來向傅作義做了詳細的匯報。最終,傅作義同意接受中共的和平條件。1949年1月22日,閻又文在中山公園水榭舉行了中外記者招待會,代表傅作義宣讀了《北平和平協議》。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

無名英雄,死后31年身份得解密

閻又文可稱得上迄今中共歷史上潛伏最久的特工。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相當長時間里,包括其家人在內,沒有人知道閻又文的真實身份是黨的秘密黨員,以為他不過是追隨傅作義的起義者而已。閻又文深藏不露,即使在黨執政后,仍然沒有暴露其身份,在隱蔽戰線繼續為黨工作。閻又文逝世后長達三十多年的時間里,仍無人知曉這個秘密。要不是王玉和羅青長揭開謎底,閻又文就真的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無名英雄”了。

1962年9月25日,時任農業部糧油生產局局長的閻又文英年早逝,時年48歲。他的碑文頗令人費解:既為中共黨員,又立了碑,理應寫明他參加革命的時間和入黨時間,但碑文中絕口不提。新中國成立后,閻又文的歷任職務清清楚楚,但新中國成立前的部分卻語焉不詳,甚至模糊其辭:“過去曾為革命做過許多工作”。因此,在他去世后的三十多年時間里,他的身份一直是個說不清,道不明的謎。特別是到了那個“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代,因父親“不清楚的歷史及身份”,兒女們厄運連連。在他們人生緊要關口——參軍、入黨、提干等問題上幾經坎坷,受盡牽累,付出了幾乎終生的代價。直到1993年,閻家的苦苦求索才出現了拐點。曾是北平和平解放前的一位老地下黨員的北京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劉光人,擔任閻又文二女兒閻綏蘭的領導。劉光人對閻又文并不陌生,他在北平從事地下工作時,公開身份是《平明日報》記者,而閻又文曾兼任過華北“剿總”新聞處處長一職,兩人多有接觸,但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在公安系統一個春節聯誼會上,劉光人遇到了曾經的同事、外交學院副院長王玉。聊天中,他談及閻又文和其家人。沒想到王玉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劉光人回憶:王玉先是長嘆一聲,然后對他說:“已經40多年了,閻又文應該而且可以解密了。你一定要幫我找到閻又文的子女。”王玉揭開的謎底證實了劉光人的猜測:閻又文是中共隱蔽戰線的地下黨員、統戰工作的秘密使者。而王玉,就是當年中央派出與閻又文單線聯系的人。在王玉的帶領下,閻家子女見到了原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羅對閻又文的子女說:“什么是精干,就是閻又文這樣的戰士,那么多年‘白皮紅心’,他是隱蔽戰線的典范。”1993年,農業部分別向閻家6個子女的工作單位發去公函,證明“閻又文1938年參加中國共產黨,長期在傅作義部從事黨的秘密情報工作,在此期間,他利用擔任秘書的有利條件,為黨提供了許多重要情報。關鍵時刻起到了重大作用,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突出貢獻。”

1997年7月10日,《北京日報》在第三版以醒目的標題刊發了羅青長同志的《丹心一片照后人——懷念戰友閻又文同志》一文。再次為閻又文公開正名。羅青長在文章中寫道:“我的戰友閻又文同志是我黨隱蔽戰線上的一位杰出戰士,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黨,置個人安危于度外,真正做到了‘白皮紅心’。”文章結尾,羅青長滿懷深情地引用毛澤東詩詞《詠梅》中的詩句贊美閻又文,“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