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历程 > 闪闪红星

为党终生潜伏的终极特工

2017-09-14  作者:王梦悦  来源:党史纵横  

timg (1).jpg

他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一位杰出战士,抗战时期,他辅佐傅作义取得对日作战“三战三捷”,身上留有多枚日军的弹片;解放战争时期,他为平津战役提供了重要情报,为成功争取傅作义立下功勋。他为信仰,几乎潜伏一生,直到去世多年后,身份才被解密,成为我党隐蔽战线最为神秘也是最为成功的特工。

解放战争后期,对傅作义的成功策反,是我党谍报史上的得意之笔,而这其中的关键人物是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在我党执政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包括家人在内,没有人知道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是我党秘密地下党员。

抗日烽火,辅佐傅作义“三战三捷”

阎又文,山西荣河县(今万荣县)人,1933年考入山西大学法学院。日军大举入侵华北时,刚毕业不久的阎又文和众多热血青年一道毅然?#20960;把影病?#27492;时,陕甘宁边区保安处连续举办过7期情报侦察干部训练班,阎又文是第二期学员。毕业后,中共中央西北局社会部?#25165;?#20182;进入国民党西北军马鸿逵部队任职。

1938年初,与中共关系甚好的傅作义派周北峰晋见毛泽东,请求委派政工人员,协助建立政治工作机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阎又文接受徐冰的建议,利用自己和傅作义同乡的身份,到晋军从事抗日工作。这年9月,经中共中央特派员潘纪文介绍,阎又文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此开始了他为党工作的“谍者”生涯。阎又文才华出众、文?#21490;?#38160;,很快得到傅作义的赏识并担任了他的私人秘书。工作岗位的特殊性,让阎又文与傅作义形影不离,辅助其处理所有的军务和政务,包括一些极为机密的军事工作。在整个抗战期间,傅作义一心一意地对日作战,阎又文也就一心一意地辅佐其抗战,他领会傅作义的意图到位,掌控局势的能力强。为此,有人甚至把阎又文称作“傅作义的影子”。傅作义曾对人?#25285;?ldquo;又文不仅和我的思想相通,就连语言也和我一样,他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1939年底到1940年初,傅作义部连续对日做战:奇袭包头,绥西会战和光复五原,取得三战三捷。阎又文自始至终陪伴在傅作义身边,帮助他筹划和指挥,而且经常随同傅作义一起,冒着生命危险,亲临作战第一线指挥部。阎又文曾在战?#20998;?#36127;伤,身上一直留有日军的弹片。

1939年下半年,国民党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20445;?#33931;介石密电傅作义清共。傅作义回电?#25285;?#36825;些共产党是我写信求毛泽东请来的,我得安全把人家送回去,不能做对不起朋友的事。不久,傅作义就将共产党“礼送出境”。据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回忆,由于事出紧?#20445;?ldquo;被破坏了的地下党组织来不及妥当?#25165;牛?#19982;阎又文失去了联系。不过,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阎又文依然执行着‘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28304;?#26102;机’这隐蔽战线的十六字方针”。整个抗战期间,阎又文的这一特殊身份一直没有暴露。

七年“失联”,信仰不改终回家

抗日战争胜利后,陕甘宁边区保安处秘密派王玉?#21119;?#36828;傅作义部?#21448;校?#23547;找一个叫“阎又文”的地下党。此时,党组织已经和阎又文失去联?#21040;?#19971;年。临出发前,保安处领导提醒王玉,由于失去联系七年,阎又文有“变坏”的可能,但以党组织对他的了解,更大的可能是他仍然忠于信仰。

北平解放的隐蔽战士:他替傅作义给毛泽东写信

1949年2月,阎又文(右一)随傅作义(右三)去西柏坡,受到周恩来的接见

王玉此行的任务就是恢复党组织和阎又文的联系。可阎又文在哪里?他是否还在傅作义部?#21448;?#20219;职?王玉一概不知。接受任务后,王玉化装成皮货商人,一?#21453;?#21548;寻找,但都无功而返。1946年春节后,王玉再?#20301;?#35013;来到包头。一天在?#26500;?#37324;,王玉在与一个国民党军官闲聊时得知,阎又文是傅作义身边最为信任的秘书。王玉十分高兴,他终于得到了有价值的信息,他立即通过关系,想办法与阎又文接上头。经过多次试探与接触,王玉认定阎又文气节未变,丹心始终向着党。他将考察的结果向党组织汇报,在取得上级同意后,他向阎又文表明了身份,?#24742;?#20102;党组织的意图。阎又文听后又惊又喜,七年“无家可归”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在启程寻找阎又文之前,保安处领导特意嘱咐王玉:只与阎又文建立单线联系,了解军事动态,掌握傅作义与蒋介石的关系,别的情报暂不需要,从而减轻其暴露身份的风险。遵照党组织的?#25165;牛?#22312;敌占区,阎又文只与王玉一人单线联系。而在解放区,知晓阎又文身份的人,也只有西北局社会部的少数高层领导。后来,阎又文的关?#24403;?#36716;到中共中央社会部,这条情报线更被压缩到阎又文——王玉——罗青长(社会部一室主任)、李克农(中央社会部代理部长)这几个人,足见中央对这条情报线的重视和保护。这也是阎又文真实身份难以被世人知晓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王玉找到阎又文时,阎又文已是国民党第十二战区政治部副主任,上校军衔。更为有利的是,他是傅作义的机要秘书,深得傅作义的赏识和信任。傅作义主持的军事、政?#20301;?#35758;,?#21152;?#38414;又文负责记录,傅作义的重要电报、文件及讲稿?#21152;?#38414;又文起草。这期间,阎又文与王玉先后交谈了多?#21361;?#20182;把傅作义的军事实力、作战计划、师以上将领的情况以及傅和蒋的矛盾向王玉作了详细的汇报。阎又文还特别提到,傅作义已经被拉到了蒋介石的内战战车上,他的部队近期很可能会进攻绥东解放区。王玉意识到,这是一个至关重要且时间紧迫的情报,应马上送回陕北。但因返回?#24433;?#30340;路途太遥远,王玉决定把情报就近汇报给我绥东部队。遗憾的是,当我部队某领导听到情报后,摇着头?#25285;?ldquo;这个信息对傅作义的军事力量估计得太高了。”此时,王玉既不能透露自己的情报来源,也无法说服这位领导……后来,王玉在向李克农汇报此事时,李克农?#25285;?ldquo;我们情报工作主要是为武装斗争服务的,有时一份情报可胜过千军万马。有水平的领?#21152;Ω枚?#24471;这一点的。”果然,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发动全面内战。之后绥东战役爆发,敌我双?#21119;?#22833;?#24049;?#24808;重……后来,李克农曾语气沉重地总结?#25285;?#21326;北战场初期失利,败就败在我们对情报重视的不够。若干年后,罗青长这样评价:阎又文的情报对我华北野战军免受更大损失起了重要作用。

起草“公开信”,语带双关真假难辨

1946年6月间,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9月,绥东战役开战,傅作义部?#24433;?#20010;月内占领了卓资山、集宁、丰镇……傅作义?#28304;苏?#26524;喜不自胜。他要阎又文为他起草一封致毛泽东的公开信,他要公开理论一下这场冲突的是与非,要“长自己的志气,灭共党的威风”。阎又文感到很为难:“自己身为中共地下党员,要骂自己的党,骂自己的领袖……”很快,此事经王玉向李克农作了汇报。周恩来得知后?#29976;荊?ldquo;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的义愤,要能?#22351;?#33268;傅作义狂妄?#28304;?#30340;结果!”阎又文深得周恩来的意图,挥笔写就。9月20日,傅作义在他的机关报?#26007;?#26007;日报》上发表了致毛泽东的公开信。第二天,南京的《中央日报》全文转载,通?#21103;?#39064;是:“?#20826;?#23448;作义致毛泽东先生,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公开信的措辞激烈尖锐,文中称傅作义部队取得的胜利“不是一个军事上的胜利,而必须称之为人民意志的胜利。”在这封信中,傅作义还指责毛泽东及中共发动内战“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公开信写得洋洋洒洒,言语犀利,态度强硬,毛泽东要求?#24433;病?#35299;放日报》全文转载。当时因为解放军连败三城,全军上下感到很压抑,?#33268;?#30528;各种情绪,朱德总司令?#25285;?ldquo;请将不如激将”,将此电文发华北解放区连以上干部,以激励将士一雪前耻。傅作义对阎又文的这篇文章很满意。他?#25285;?ldquo;只有又文写的东西才和我的思想最吻?#24076;?#20182;所用的语言就像是我要说的话一样……”。

这封信在敌我双方都产生了中共中央所预期的效果,第一是麻痹了傅作义的部队,第二是激起了解放军强烈的?#20998;荊?#31532;三点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国民党内部起到了保护阎又文的作用。北平解放后,傅作义到西柏坡拜会毛泽东,阎又文随行。毛泽东在接见阎又文时曾笑着一语双关地说到:“阎又文,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这封公开信也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中产生了误会,使阎又文蒙受了一些不白之冤,例如他在?#24433;?#30340;一些老朋友就改变了对他的看法,甚至解放后都不再与他来往。党的情报事业的开创者和领导人周恩来曾经要求情报人员“有苦不?#25285;?#26377;气不叫?#36824;?#20840;大局,任劳任怨”,阎又文的一生,就是这十六个字的真实写照。

传递情报,寥寥数字抵万军

1947年12月,蒋介石任命傅作义为华北“剿总”总司令,阎又文晋升少将军衔。除继续做傅作义的秘书外,阎又文还担?#20301;?#21271;“剿总”政工处副处长、新闻处处长、傅作义的对外发言人等职,是华北“剿总”的决策核心。其实,傅作义对蒋介石封他的这个华北“剿总”总司令并没有多大兴趣,认为这是蒋介石要他来收拾华北这个烂摊子。1948年初,傅作义去东北参加军事会议,回来后对阎又文?#25285;?#19996;北的情况使他寒心,武官怕死,文官?#23433;疲?#21439;长可以用金条买到。傅作义叹道:“完了,这回真要完了!”阎又文随后将傅作义的想法向中央作了汇报:傅作义对蒋介石已经深感失望,在某些重大问题上他是不会无条件地执行蒋介石的命令的。这些情况对中央制定辽沈战役的作战方案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胜局?#35759;ā?#19996;?#34109;?#39064;解决后,就要着手解决华北的傅作义集团了。此时,中央军委急于了解辽沈战役后国民党在华北的全盘战略考虑。为此,李克农和中央社会部派王玉第二次进北平与阎又文联系。主要是摸清傅作义的政治动向;“华北剿总”的军事力量和计划以及傅作义和蒋介石之间的关系。限期两周?#27809;?#36825;一事关全局的重要战略计划。当时的北平?#19988;?#26159;风声鹤唳,国民党特务机关疯狂搜捕中共情报人员。据王玉后来回忆,李克农特意关照他:“此次进北平,要有可能被捕的思想?#24613;浮?#19975;一被捕了,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暴露阎又文,就是牺牲了也不能暴露。”阎又文冒着生命危险,不负重?#26657;?#20165;用了一个多星期时间,就?#28079;?#20140;最高军事会议制订的战略计划的绝密情报上报给中共中央。阎又文提供的这份情报,对华北乃至全国战局产生了重大影响。罗青长在回忆文章中概述?#33487;?#20221;情报的主要内容:傅作义打算在平、津、唐地区,用他所统帅的60万军队和我第四野战军、华北部队进行一场会战,这一仗打赢了,整个华北就是他的天下了;打不赢,他有两条退路:一是由塘沽从海上南下,与蒋介石在南方会?#24076;?#21478;一条是?#35828;剿?#36828;、后套一带,与马家部队会?#24076;河?#39037;抗。傅作义还认为我第四野战军进关的速度比?#19979;?#26368;早是在1949年5月才能进关。

争取傅作义,北平?#25512;?#35299;放的功臣

1948年12月14日,解放军完?#38378;?#23545;北平的?#34900;А?#21326;北几十万国民党军队?#38378;?#29934;中之鳖。

围城期间,傅作义顾虑重重,摇摆在战与和之间,情绪极不稳定。傅作义有个习惯,在做出重大决定前,总要和他的亲信们商讨,他找的第一个人就是阎又文。阎又文多次向傅作义详细陈述他的意见,分析当前面临“战”、“走”、“和”三条路,指出战和走?#38469;?#23545;历史、对人民、对部下不负责任的做法,只有“和”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阎又文建议傅作义尽早与中共开始?#27010;校推?#35299;决北平问题。同时,他还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25165;?#20613;作义的老友以及社会名流前去做他的工作。阎又文希望,这支当年英勇抗击日寇的部队能走上一条光明大道。

12月17日,傅作义派出代表,在地下党员的陪同下,第一次出城与解放军?#27010;小?#20294;因双方?#21046;?#36807;大,没有任何结果。傅作义感?#21119;?#26041;的目标和条件相去太远,曾一?#28982;?#24515;,?#24613;?#25918;弃?#27010;校?#22362;守北平。尤其是新保安战役35军被歼后,傅作义的情绪十分低落,北平和谈面临着?#21103;?#30340;可能。在关键时刻,阎又文连续十几天不回家,和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我地下党员)日夜轮班守护在傅作义的身边,做开导工作,希望他决不能放弃?#27010;校?#25918;弃?#25512;健?/p>

虽然,阎又文凭直觉判断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很可能是中共地下党员,但因为自己的特殊使命,不便确认。有一天,傅冬菊从傅作义住处离开时,阎又文发现有特务跟踪她。他对傅冬菊?#25285;?#25105;搭你的车去办点事。但当车开到北京的一个城门时,阎又文说地点到了,车就在城门洞里停下来。傅冬菊心里奇怪,到城门里能去找谁呢?阎又文下了?#25285;?#22269;民党特务的车也开了进来,他迅速迎上去?#20826;?#36947;:“?#20826;?#23448;大小姐的?#30340;?#20204;也敢跟踪?”这时傅冬菊的车已经驶远,特务们即使想改道追?#24076;?#22312;城门洞里也调不了车头。阎又文非常机智地掩护了傅冬菊。

罗青长在回忆录中曾?#25285;?#38414;又文曾向傅作义建议,派“华北剿总”副司令邓宝珊出城去找叶剑英,?#21592;?#36827;一步摸清共产党的态?#21462;?#20613;作义接受?#33487;?#19968;建议,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团长是邓宝?#28023;?#36824;有何思源等人。这一?#21361;?#20613;作义特别派阎又文一同去。叶剑英接见了他们,长谈了两个多小时,阎又文遵照傅作义的嘱托做了详细记录,回来向傅作义做了详细的汇报。最终,傅作义同意接受中共的?#25512;?#26465;件。1949年1月22日,阎又文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了中外记者?#20889;?#20250;,代表傅作义宣读了《北平?#25512;?#21327;议》。1949年1月31日,北平?#25512;?#35299;放。

无名英雄,死后31年身份得解密

阎又文可称得上迄今中共历史上潜伏最久的特工。在新中国?#38378;?#21518;的相当长时间里,包括其家人在内,没有人知道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是党的秘密党员,以为他不过是追随傅作义的起义者而已。阎又文深藏不露,即使在党执政后,仍然没有暴露其身份,在隐蔽战线继续为党工作。阎又文逝世后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仍无人知晓这个秘密。要不是王玉和罗青长揭开谜底,阎又文就真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无名英雄”了。

1962年9月25日,时任农业部粮油生产局局长的阎又文英年早逝,时年48岁。他的碑文颇令人费解:既为中共党员,又立了碑,理应写明他参加革命的时间和入党时间,但碑文中绝口不提。新中国?#38378;?#21518;,阎又文的历任职务清清楚楚,但新中国?#38378;?#21069;的部分?#20174;?#28937;不详,甚至模糊其辞:“过去曾为革命做过许多工作”。因此,在他去世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他的身份一直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谜。特别是到了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因父亲“不清楚的历史及身份”,儿女们厄运连连。在他们人生紧要关口——参军、入党、提干?#20219;?#39064;上几经?#37096;潰?#21463;尽牵累,付出了几乎终生的代价。直到1993年,阎家的苦苦求索才出现了拐点。曾?#28508;?#24179;?#25512;?#35299;放前的一位老地下党员的北京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刘光人,担任阎又文二女儿阎绥兰的领导。刘光人对阎又文并不陌生,他在北平从事地下工作时,公开身份是《平明日报》记者,而阎又文曾兼任过华北“剿总”新闻处处长一职,两人多有接触,但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在公安系统一个春节联谊会上,刘光人遇到了曾经的同事、外交学院副院长王玉。聊天中,他谈及阎又文?#25512;?#23478;人。没想到王玉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刘光人回忆:王玉先是长叹一声,然后对他?#25285;?ldquo;已经40多年了,阎又文应?#26522;?#19988;可以解密了。你一定要帮我找到阎又文的子女。”王玉揭开的谜底证实了刘光人的猜测:阎又文是中共隐蔽战线的地下党员、统战工作的秘密使者。而王玉,就是当年中央派出与阎又文单线联系的人。在王玉的带领下,阎家子女见到了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罗对阎又文的子女?#25285;?ldquo;什么是精干,就是阎又文这样的战士,那么多年‘白皮红心’,他是隐蔽战线的典范。”1993年,农业部分别向阎家6个子女的工作单位发去公函,证明“阎又文1938年参?#21448;?#22269;共产党,长期在傅作义部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在此期间,他利用担任秘书的有利条件,为党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关键时刻起到了重大作用,为北平?#25512;?#35299;放作出了突出?#27605;住?rdquo;

1997年7月10日,《北京日报》在第三版以?#28079;?#30340;标题刊发了罗青长同志的《丹心一片照后人——怀念战友阎又文同志》一文。再次为阎又文公开正名。罗青长在文章中写道:“我的战友阎又文同志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一位杰出战士,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党,置个人安危于度外,真正做到了‘白皮红心’。”文章结尾,罗青长满?#25104;?#24773;地引用毛泽东诗词?#38431;?#26757;?#20998;?#30340;诗句赞美阎又文,“?#25105;?#19981;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红色故乡网观点。 如将本文用于其他媒体出版, 请与作者联系。
  • 点击月榜
扫描关注公众号 关闭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