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紅色歷程 > 黨史

總書記瞻仰一大會址時問到的“那個人”是誰?

2017-11-06  作者:佚名  來源:學習小組  

   導讀

  10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帶領政治局常委們赴上海瞻仰中共一大會址、赴浙江嘉興瞻仰復建的南湖紅船。這次初心之旅引起了強烈反響。(文章來源于微信公眾號學習小組(ID:xuexixiaozu)、人民日報 ID:rmrbwx)

  在一組照片中,有這樣一張:總書記正在彎腰仔細觀看一件重要展品。

  

 

  這個展品很特殊,是中國現存最早的《共產黨宣言》中文譯本之一。

  

 

  習近平多次講述,陳望道在翻譯《共產黨宣言》時“蘸著墨汁吃粽子,還說味道很甜”,這是“真理的味道”。這次,習近平等人在上海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了解到這本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文譯本,是由一位共產黨人的老父親放在衣冠冢中方才保存下來的。他連稱很珍貴,說這些文物是歷史的見證,要保存好、利用好。

  

 

  保存這本《共產黨宣言》的共產黨人叫張人亞,原名張靜泉,他冒著生命危險保護的文件和書刊,如今很多都成為了國家級文物。

  今天,我們就給大家講講張人亞的故事。

  

 

  (一)

  1898年5月18日,張人亞出生于浙江省寧波府鎮海縣霞浦鎮(現北侖區霞浦街道)。父親張爵謙給他取名靜泉,“人亞”是他參加革命后改的名字。

  因為家里生活拮據,年僅16歲的張人亞輟學去了上海,在老鳳祥銀樓當了金銀飾品制作工人。期間,張人亞同顧玉娥結了婚,但幾年后妻子病逝,張人亞自此孤身一人長住上海。

  1921年,張人亞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時稱“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當年即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當時上海最早的也是僅有的幾個工人黨員之一。也就是說,他的黨齡和黨同歲。

  1923-1928年,張人亞先后擔任中共上海地委直屬第二黨小組組長、中共上海浦東支部聯合干事會書記和上海浦東部委書記,后任中共江浙區委宣傳部分配局負責人,領導上海總工會機關報《平民日報》籌備工作。

  1928年后,張人亞擔任中共中央秘書處內部交通科科長,并受命到蕪湖建立中共中央金庫,指導安徽沿江和江南地區34個縣的黨組織工作。

  1931年底,張人亞到中央蘇區工作,擔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與董必武、劉少奇共事。1932年6月,擔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出版局局長兼印刷局局長。但半年后,不幸病逝。

  (二)

  張人亞喜歡看書,也有意識地保留圖書等重要物品。其中,以馬克思列寧主義著作的中譯本居多。

  1927年4月,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嚴重的白色恐怖籠罩著上海,中國革命形勢急轉直下。在這危急關頭,張人亞不是考慮自己如何隱蔽自保,首先想到的是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的安危。

  經過再三考慮,他決定將這些文件書報,冒險從上海秘密帶到寧波鎮海鄉下去,托自己的父親代為保管秘藏。

  1928年冬,張人亞秘密回到寧波鎮海霞浦老家,對父親張爵謙說,他在上海的住所要搬遷了,請求父親將他帶回來的一批書刊和文件收藏好。張爵謙問他藏到何處時,張人亞說“到時再說”。

  幾天后,張爵謙裝作很傷心地對鄰居說,他的二兒子張人亞長期在外不歸,已不在人世。由于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中犧牲了不少同志,后來蔣介石“四一二”大屠殺,更有大批工人遇難,而張人亞自從妻子顧玉娥去世后,已有好幾年沒有回家了,所以鄰居們也都深信不疑。

  張爵謙在家鄉的長山崗上,為張人亞和顧玉娥修了一座合葬墓。張人亞一側是衣冠冢,安放的是藏有他帶回來的書刊文件的空棺。張爵謙知道此舉事關重大,沒有對任何人透露過,就自己一個人默默守護著,等待兒子回來提取。

  

 

  張人亞與妻子的合葬墓,早期黨的重要文獻就藏在墓中

  (三)

  在把這批文件和書籍送回家之前,張人亞已擔任中國共產黨中央秘書處內部交通科科長。當時,所有黨中央機關之間的聯系都必須由內交員進行溝通,不準自行往來。

  張人亞到任后,立即對中央機關的聯系接頭辦法全部作了改變,重新整頓內交員隊伍,對政治不可靠的人員予以清退,已暴露或即將暴露的聯絡點一律停止使用,減少了不必要的損失。此外,在他任職的一年多期間,幾次順利完成護送和迎接中央領導人的任務,沒有發生過內交工作失誤。

  1929年7月,張人亞調離中共中央秘書處,開始在蕪湖等地秘密從事黨中央籌集活動經費的工作。他設法在蕪湖公開開辦了一所金鋪子,表面上是對外加工金銀、收購和出售金銀飾品,實際上是作為地下聯絡站,和從蘇區收集上繳中央經費的中轉站。

  雖然經手那么多的金銀錢款,還守著一個金鋪子,但張人亞和同事們卻過著非常艱苦節儉的生活,輕易不敢動用一分錢公款。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成立,張人亞離開蕪湖,前往瑞金。在蘇區,張人亞先后擔任中央工農檢察部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出版局局長兼印刷局局長,出版、印刷與發行了一大批蘇區急需的政治、軍事、經濟、文教等方面的書籍。

  1932年12月23日,張人亞帶病從瑞金赴去福建長汀檢查工作。由于路途遙遠且艱險,途中張人亞終因舊疾復發、無法救治而殉職,時年34歲。

  1933年1月7日,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報上發表了悼念張人亞的文章《追悼張人亞同志》,這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自1931年成立一年多來,第一次在其機關報上為悼念逝去的同志而專門發表的悼詞,也是臨時中央政府替這位為共產主義理想和中國人民解放事業而奮斗終生的“最勇敢堅決的革命戰士”豎立的一座永遠的豐碑。

  

 

  (四)

  遺憾的是,由于當時環境惡劣,通訊不暢,殉職后的張人亞埋在何處無據可查,時至今日仍不得而知。直到2005年,張人亞的親屬們在《紅色中華》報上,看到這篇《追悼張人亞同志》,方才得知張人亞的下落。

  但在這之前,張人亞的親屬們從未放棄尋找他。1949年全國解放后,張人亞的父親張爵謙在上海的報紙上刊登了“尋人啟事”,到了1950年,全國大陸都已基本解放,但張人亞還是沒有消息。

  張爵謙估計兒子可能犧牲了,而自己也進入耄耋之年。他心想,“共產黨托我藏的東西,一定要還給共產黨”。

  張爵謙親手將這批珍貴的文件書報取了出來。隨后又把三兒子張靜茂從上海叫回來,將這些文件書報,再加上那一張在房間里掛了近三十年的“上海金銀業工人俱樂部成立大會”照片,一起交給他,要其帶回上海,交給共產黨,以了卻他二十多年來的心愿。

  張靜茂把這批文件書報和照片帶回上海后,為了紀念張人亞和他父親的這一英勇壯舉,專門去刻了兩枚紀念章。長方形的紀念章上書“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書報”18個字,正方形紀念章上刻有“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9個字,蓋在各種文件書刊上。

  (五)

  1952年7月初,張靜茂將部分文件、書報捐給上海工人運動史料委員會。1959年,張靜茂又把其余文物捐給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籌備處(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前身)。

  這批由張人亞生前冒著生命危險保護下來的革命文物中,一件《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兩件《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及宣言》引起了中央有關部門的注意。中共“二大”、“三大”文件集各一本被中央檔案館收藏,另一本“三大”文件集被國家博物館收藏。國家博物館珍藏的《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和宣言》和中央檔案館珍藏的《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均為國家一級文物。

  

 

  這批文件中,還有一件珍貴的文物——《共產黨宣言》。1920年4月下旬,陳望道將《宣言》譯成。同年8月,《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終于在上海面世,首印1000冊,封面印有水紅色馬克思微側半身肖像,很快售罄。9月再版,加印1000冊,馬克思肖像的底色變成藍色。

  據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檔案記載,收到此書時,其紙張除因年久泛黃、發脆外,整本書基本完整,無明顯殘損。1995年11月,經國家文物局全國一級革命文物鑒定確認專家組鑒定,確認為一級文物。

  

 

  2001年,中央檔案館把《中國共產黨章程》和《關于共產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等兩個文件,作為珍貴檔案,全文影印收錄在《中國共產黨八十年珍貴檔案》一書中,所用的底本就是張人亞的珍藏本。《中國共產黨八十年珍貴檔案》第75頁刊載的《中國共產黨章程》的最后一條左側,還清晰可見“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的正方形紀念印記。

  2011年9月6日,“日出東方——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暨人民出版事業90周年紀念展”中介紹,張人亞是我們不能忘記的出版人。的確,一句“不能忘記”,承載了太多。

  內容綜合自論文網、東南商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