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開國將帥 > 十大元帥 > 劉伯承

劉伯承拒接受楊森“起義”

2016-11-14  作者:整理  來源:紅色故鄉  

   導讀: 在云南、貴州、四川、西康四省解放前后,西南軍區接受了中央賦予的一個重大任務——解放西藏。情報工作者在和平解放西藏的過程中,又建立了新的功勛。

  二野情報處為配合解放西南,做了許多重要工作。西南曾經是抗日戰爭時期的大后方,即通常所稱的“國統區”。重慶,是國民黨在抗日戰爭時期的“陪都”。在西南,國民黨特務機構的觸須,伸到了每一個角落,控制最為嚴密。因此,二野司令部情報處的首要任務,就是迅速摸清國民黨在西南的各級軍政機構和特務系統。他們通過派駐武漢、南京等地的“關系”,并利用電臺截獲,搞清了國民黨西南特務系統的電臺,并綜合寫成《偽國防部二廳潛伏我區之諜報組電臺番號位置》等文件,由第二野戰軍參謀長李達呈報中央。

  二野情報處副處長魏錦國曾帶著幾個參謀,還找了一批大學生協助。在上海東方經濟圖書館搞西南情況調查。他們在大部隊進軍西南之前就編印了云、貴、川、康、藏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情況,每地一冊,極為詳盡。情報處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完成這項工作,因為這個圖書館是日本人搞的,他們派了一批特務,還有和尚等,早在數年前已經到上述數省進行過調查,日軍投降后,來不及將這些資料帶回本土。

  設法聯絡郭汝瑰

  在南京,情報處接過中央轉給二野的地下黨關系。建立這些關系,是中央長期工作的結果。郭汝瑰,是董必武在重慶發展的關系。郭有個同學叫任廉儒,是共青團員,到延安學習后,在中央組織部當干事,被派去做郭的工作。他的公開身份是川鹽銀行上海華山路辦事處主任。郭后來當了蔣介石國防部作戰廳(三廳)廳長,任廉儒一直同他保持聯系。郭曾多次把國民黨作戰計劃等絕密文件交給任廉儒,請他轉交中共地下黨負責人。

  杜聿明一直不信任郭。如在徐州會戰時,蔣介石主持作戰會議,郭汝瑰報告情況,提出方案。討論時,杜聿明不發言。會后,杜單獨找蔣介石談了作戰意見,說郭不可靠。蔣介石說,年輕人嘛,怎么能不相信呢。郭汝瑰后來按照中共地下黨的意圖,向顧祝同提出要到西南當個軍長,帶部隊和共軍作戰,經蔣介石同意后,組建了第72 軍,以后,又被蔣介石任命為第22 兵團司令兼72 軍軍長。二野情報處接了中央轉來的郭汝瑰的關系,但卻聯系不上任廉儒。柴軍武(新中國成立后改名柴成文,曾任國防部外事局局長)設法在上海找到了任廉儒的弟弟任英儒,又派趙力鈞(曾在馮玉祥部當參謀)陪同英儒去找廉儒,然后同去重慶和郭汝瑰聯系起義。

  郭汝瑰起義后,國民黨內部震動極大。蔣介石到臺灣后曾說:“沒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郭起義后,被任命為川南行署委員兼交通廳廳長、中蘇友好協會會長。

  西南軍區成立后不久,擔任西南軍政委員會主席的劉伯承到南京兼任軍事學院院長。因郭汝瑰曾在國民黨陸軍大學當過研究員和教官,就被劉伯承點名調到軍事學院當教員(后任軍事史料研究處副處長等職。曾當選為第四、五、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

  劉宗寬主動提供國民黨西南部署的情報主動向二野情報處提供情報的還有劉宗寬。他原是楊虎城的團長。西安事變后,國民黨軍統向蔣介石告他通共,蔣要槍斃他,但因查不到確鑿的證據,只判了有期徒刑。后張群把他要去當代理參謀長(國民黨西南長官公署)。劉宗寬傳遞情報,是通過二野情報處派出的一個政治交通員,叫屠云劍,他還有一個關系人,叫房顯志,是劉的小老鄉。

  蔣介石親臨重慶,主持作戰會議,研究保衛西南的部署時,曾讓劉宗寬作分析中共進攻西南路線的報告。他就“有理有據地”分析出解放軍一定會采取三國時代鄧艾過秦嶺、度陰平,由陜入蜀的路線,根據是賀龍正在寶雞一帶集結第18 兵團、第7 軍等部,似有由陜入川的態勢。

  當時,包括蔣介石、張群在內的高級將領都確信了劉宗寬的“判斷”,并作了由胡宗南等部重點防守川北的部署。而實際上,劉鄧大軍協同四野一部,是采取大迂回、大包圍的戰術,佯裝向南進攻,實則從湘西直插云、貴,堵住國民黨軍逃往國外的退路后,再由賀龍部由陜入川,實施夾擊。開始,為了穩住胡宗南,賀龍奉命采取了“攻而不破”的佯攻戰術。胡宗南中計,還向蔣介石發電報邀功,說他的防守固若金湯,賀龍久攻不破,讓蔣放心。待蔣介石發現劉鄧大軍南下的真正意圖后,為時已晚。就這樣,蔣介石的九十萬部隊,幾乎全部被殲滅于西南境內。

  當然,劉宗寬并不知道中共的西南作戰計劃,但他的“判斷”,影響蔣介石作出了錯誤部署,客觀上幫助了解放軍。國民黨軍撤退時,劉宗寬不走,留在重慶,繼續向二野情報部提供情報,還做了些工作。因此,劉伯承對劉宗寬評價比較高,說他的情報比較全面,把國民黨在西南的整個部署都摸清了。

  捉拿殺害楊虎城將軍的兇手

  進攻重慶前,劉伯承向李達交代了兩件重要的任務:一是搞清張學良、楊虎城被蔣介石秘密囚禁的地點,一是迅速與被關押在渣滓洞和白公館的中共黨員取得聯系,以便設法營救他們。經過二野情報處和四川地下黨組織電臺不間斷的聯絡,搞清了白公館和渣滓洞的位置(但張學良和楊虎城將軍的囚禁處尚未偵知),并商定了營救計劃。劉伯承得知他們都被關押在重慶后,指示部隊以最快的速度,提早攻下重慶。

  雖然二野和四野一部于11 月29 日夜攻入重慶市區,但十分遺憾的是,蔣介石11 月30 日逃往成都之前,就已經下令槍殺了囚禁在白公館和渣滓洞的中共黨員和進步人士;囚禁在戴公祠的楊虎城及其家屬八人被殘忍地刺死;張學良早已被轉移他地。所以,營救計劃未能實現。

  劉伯承、鄧小平進駐重慶后,把尋找楊虎城將軍遺體和搜捕殺害楊虎城兇手的任務,交給了新建立的西南軍政委員會公安部(部長周興)。

  經公安部系統與西南軍區司令部情報處(原二野情報部處)合作,首先找到了楊將軍和秘書、家屬被埋地點,挖出遺體,妥為安葬。又經過一年多的搜捕,終于將逃到云南的殺害楊虎城將軍的首惡特務李家杰、楊以模等十二名兇犯抓獲。1951 年4 月15日,在昆明市“抗戰勝利紀念堂”召開公審大會,將李、楊、張等游街示眾,押赴刑場,執行槍決。當時,昆明市“萬人空巷,鼓掌稱快”。(詳見《新華日報》1951年4 月18 日第一版)

  1949年12月, 正當成都之敵被圍殲之際,二野司令部情報處于25 日又獲得了一個重要情報。李達立即于當天致電軍委、陳賡部和滇桂黔邊區縱隊:“廿五日諜息:敵廿六軍及八軍一部準備集開遠,爾后向越南方向逃竄。”

  劉伯承、鄧小平指示二野第4兵團和四野一部,在邊縱的協同下,以急行軍速度,堵殲該兩部。李彌、余程萬料不到解放軍會得知他們的行動路線,故未引起警覺,依然按預定路線逃竄。我軍繞過他們,堵住了他們逃往越南的通道,在滇南的蒙自、個舊等地,殲滅了逃竄中的李彌第8 軍和余程萬第26 軍,僅有少數殘余部隊逃往緬甸。

  此戰,還有個意外的收獲——活捉了剛由臺灣飛到滇南指揮作戰的陸軍副總司令湯堯。

  在云南、貴州、四川、西康四省解放前后,西南軍區接受了中央賦予的一個重大任務——解放西藏。情報工作者在和平解放西藏的過程中,又建立了新的功勛。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