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網絡空間已成顏色革命的前期戰場

2017-11-21  作者:羅援  來源:網摘  

   

4f74b29662a6552b6cf36904b0ec6ffb.jpg

 

  經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批準、由中國軍事文化研究會主辦的“2016中國軍事文化網絡主題論壇”于6月19日在解放軍軍事科學院香山頤和賓館召開,網絡空間既是生存新領域,也是思想新家園。我們塑造和展示“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和平安全力量,就必須堅持技術網軍和文化網軍并舉,為維護國家戰備延伸提供必要的軍事文化輸出,為維護亞太地區乃至世界的網絡安全做出更大的貢獻。

  美國中央情報局將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軍方“鷹派”進行了分代:第一代以曾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的李際均中將為代表;第二代代表人物是以《超限戰》引人側目的喬良、王湘穗;我、朱成虎、金一南等學者型將軍被歸為第三代;最新一代則包括了《C型包圍》的作者戴旭及《中國夢——后美國時代的大國思維與戰略定位》作者劉明福等。

  因李際均將軍愛發表一些對美國“不友好”言論,因而被美國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列為獵殺的第一代目標。美國自己就有媒體披露,“美國中情局針對李際均制定一個‘老鼠行動計劃’,給李際均制造了大量的謠言,非要扳倒李際軍,后來李際均將軍從中央軍事辦公廳主任調到軍事科學院任副院長。”

  美國國防部長期政策研究室辦公室白邦瑞訪問軍事科學院時,問“李際均將軍到哪去了?”我說你這是明知故問,李際均將軍現已退休。他們很吃驚,“這么有思想的人你們都沒把他用起來,不過這對我們美國來講是一件好事”。我說怎么是一件好事,他說“因為李際均對我們美國太強硬了。”我馬上反駁他一句,“那你知道現在李際均干什么嗎?”他說,“他都退休了,還能干什么。”我說不對,“他現在是博士生導師,他又培養出許多小李際均。”

  被美國獵殺的第二代目標有,空軍政治部創作室副主任喬良少將和空軍大校王湘穗。他們寫的一本書叫《超限戰》,因此書出版以后就發生了“911事件”,美國認為基地組織是受《超限戰》啟發而發動襲擊的,所以就將他們鎖定為獵殺的第二代目標。

  美國獵殺的第三代人,有我以及《苦難輝煌》的作者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一南將軍,還有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朱成虎將軍。美國獵殺的第四代軍人目標,就是當前的網絡紅人、寫有“沖出C形包圍”的戴旭,還有寫有《中國夢》的國防大學軍隊教研室劉明福主任。西方國家是不是在試圖獵殺中國第三代人第四代人,我無從左右,但在網上拭目以待,但造謠誹謗人身攻擊的人長期存在。

  美國一個長期從事戰略研究的學者就講過這么一段話,“我們與中國的戰爭,既不是海上戰爭,也不是空中戰爭,而是網絡戰。我們只需要用極低的成本,就可以讓中國軍隊在發展競賽中失敗。網絡戰其實就是輿論戰和心理戰。這是每時每刻都在進行的戰爭。美國的戰爭目的很明確:就是打掉每一只可能與美國作對的有實力中國鷹派,讓中國人和軍隊成為毫無組織的一群羊和一群麻雀。”

  長期以來,有些網民的囂張程度,就印證了美國的網絡戰策略,竟公然挑撥民眾與軍隊的關系,挑撥民眾與政府的關系。比如,“我們不會為你去上戰場,你們是你們,我們是我們。”他們擺出的無恥態度是,在網上不罵我們共產黨,不罵我們老一代革命家,不罵我們軍人,不罵我們英烈,都不好意思上網。什么支持漢奸理性賣國,什么大日本帝國萬歲,什么強大的日本又回來了,等等言論在網上肆虐張狂,他們如此大行其道,難道不應該引起全社會的警醒嗎?我之所以開設微博,進行澄清與反擊,就是因為網絡上的謠言與誣陷早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顯然,網絡空間作為新空間出現后,一場爭奪空間控制權、進而通過建立反華橋頭堡顛覆我政權的戰爭悄然打響。

  美國2012年總統參選人、前駐中國大使洪博培日前在CBS辯論節目中表示,中國有5億互聯網用戶,8000萬博主。美國“應聯合盟友和中國國內支持者,他們是被稱為互聯網一代的年輕人,他們將帶來變化,類似的變化將扳倒中國。與此同時,我們將獲得上升機會,并找回我們的經濟生產力量,這就是我作為總統所要做的。”一語道破天機,美國就是要通過“網絡輿論戰”扳倒中國。

  如果說洪博培的肺腑之言只是美國所謂精英階層的如意算盤和一廂情愿,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獵鷹計劃”則已形成了一整套對華網絡戰爭方案。所謂“獵鷹計劃”,用供職于美國國防情報部門的弗蘭克•科爾曼一份秘密報告里的話:就是“為了影響中國的國家戰略和軍事戰略,我們必須確保能夠讓中國最出色的智囊停止思考。”美國的目的很明確,即通過網絡造勢,打掉每一只可能與美國作對的中國“鷹”,讓中國人和軍隊成為一群羊或麻雀。在美水軍的精心策劃和直接參與下,一時間各種反華勢力沉渣泛起,公開的漢奸和帶路黨以網絡大V的面孔示人,采取滅祖宗、篡歷史、砍旗幟、去理想、污人格、亂視聽、顛黑白等卑劣手段,大造賣國有理、愛國有罪輿論,大有“仁川登陸”,劍指“鴨綠江”之勢。

  對此,習近平主席警覺地指出:“網絡已經成為意識形態的主戰場。”“今后,誰再圍攻我們的同志,我們宣傳思想部門要發聲,黨委要發聲,各個方面都要發聲!要發出統一的明確信號,形成一呼百應的態勢,不要怕被污名化,我常常講干部要敢于擔當,這就是一個重要檢驗。”習主席已站在網絡空間斗爭最前沿,振臂高呼,億萬共產黨員和有血性的民族健兒必須緊跟上。中國作為正在崛起的新興大國,盡管無意與美處處爭鋒,但面對美在網絡空間的磨刀霍霍,咄咄逼人,也只有毫不退縮,再次派出“志愿軍”,守住“上甘嶺”,雄赳赳,氣昂昂,壓住敵人的猖狂進攻,才能取得“板門店”談判的主動權。對此,我談幾點個人建議:

  第一,提升網絡空間主戰場意識,將網絡戰、輿論戰作為“上甘嶺”戰役來打。信息時代,網絡戰空間已經成為顏色革命的前期戰場,輿論戰也已成為你死我活的短兵相接,要針對網絡戰場的新特點,把打贏網絡戰作為維護主權的重要舉措,把網軍建設成捍衛政權的中堅力量。既不能在博弈里缺位,更不能在對抗中失聲。

  第二,整合各方力量,建立統一領導機制。既然作為一場戰役來打,就必須有指揮作戰的統帥部,不能政出多門。網絡空間博弈,涉及國家最高利益,必須周密制定戰略,搞好頂層設計和組織籌劃,進行敵情、輿情分析,選準主攻方向,清晰斗爭策略,組織和協調好相關力量,形成一盤棋。

  第三,建立自己的隊伍,組織能征善戰的網絡空間“志愿軍”。打仗靠隊伍,要抓緊組建專業作戰集群,形成小核心,大外圍,規模合理,梯次配置的力量體系,同時,開放軍隊院校網絡,組織民兵預備役參與,深化軍民融合,打好網絡空間的人民戰爭。

  第四,塑造有民族氣節的意見領袖、扶植正能量網絡大V。物色形象良好,沒有道德污點,影響力和親和力兼具,有出色語言和文字表達能力,堅韌不拔,抗壓能力強的意見領袖,給予特殊政策扶植,有意培養、塑造,并配備以團隊,在關鍵時刻各級黨組織和宣傳部門要敢于力挺,保護他們,充分發揮他們的積極作用。同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給其以回旋空間。

  第五,加強對網絡平臺管控,建立公正的、有影響力的網絡平臺。主要是建立自己主導、監控、有影響力的門戶網站,對既有網站,為我所用,同時對某些政治傾向有問題的網站要摻沙子,正方向。

  第六,建立國家和民間正能量的網絡文化基金。其主要任務是弘揚正能量,扶持正能量網絡大V,搭建進步網絡平臺,支持網絡傳播創新,獎勵先進個人和群體。

  第七,穩準狠地打擊反動網站和個人,孤立一小撮反華勢力。堅決取締反動門戶網站,匯集整理反動言論,定期公布,形成震懾,組織鋤奸隊,搜集違法證據,整理黑名單,或私下警告,或公開示眾,關鍵時刻按圖索驥緝拿。

  第八,盡快制定涉軍新聞法,建立健康、有序、守法的網絡空間秩序。軍事新聞和信息要由經過授權的機構和人員發布,對反軍亂軍言論要堅決取締,并依法制裁,對重大網絡泄密事件要追究責任,依法處理,對重大事件要有表態口徑,界定哪些話可以說,哪些話不可以說,說到什么程度,提高斗爭的策略水平。

  第九,注重戰法策略運用,營造寬松環境。采用先進技術手段刪帖、屏蔽、置頂、沉底,不給反黨亂軍分子以話語權。集中兵力對反華言論打殲滅戰。多用動漫、多媒體等大眾喜聞樂見的手段擴大影響面,主動設計議題,設計標題,同時,對網絡斗爭骨干提供技術支援和必要保障。

  最后,用習近平主席的一段話作為本次演講結束語:“一個政權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的,政治動蕩、政權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我們必須把意識形態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時候都不能旁落,否則就要犯無可挽回的歷史性錯誤。”這段話既可理解為居安思危、防微杜漸的長鳴警鐘,也可理解為組建網絡“志愿軍”、堅守輿論“上甘嶺”的最好注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