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中國崛起策

2017-11-21  作者:知原  來源:中華復興網  

   中國崛起策

  作者:知原
 
  中國秦至清時期的政治經濟制度可以總結為,以皇權世襲制為核心的政權私有制+以中央集權的郡縣制為核心的行政管理制度+先以察舉制為核心后以科舉制為核心的官員選拔任用制+以家庭、家族為核心的社會基層自治組織+以土地私有制為核心政府征收賦稅的經濟制度。
  這種制度非常有利于皇帝的統治。皇帝享有絕對的、至高無上的、終身的權力,然后通過中央、郡、縣三級行政管理制度,下級官員對上級官員必須絕對服從。反過來看的話,就是從縣到郡,再到中央,最后到皇帝,這樣通過一級一級的絕對服從的方式,最后統一于皇帝的意志。劉亞洲將軍將這種制度形象的比喻為,一億人腦袋圍著一個人轉,并認為這是一種最大的不穩定的制度。
  西方管理學中有一條著名的柏金森定律。一個不稱職的官員,可能有三條出路:一是申請退職,把位子讓給能干的人;二是讓一位能干的人來協助自己工作;三是聘用兩個水平比自己更低的人當助手。
  這第一條路是萬萬走不得的,因為那樣會喪失許多權利;第二條路也不能走,因為那個能干的人會成為自己的對手;看來只有第三條路可以走了。于是,兩個平庸的助手分擔了他的工作,減輕了他的負擔。由于助手的平庸,不會對他的權利構成威脅,所以這名官員從此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兩個助手既然無能,他們只能上行下效,再為自己找兩個更加無能的助手。如此類推,就形成了一個機構臃腫、人浮于事、相互扯皮、效率低下的領導體系。
  中國秦至清時期的這種政治經濟制度就非常容易導致柏金森定律的后果。中國多數王朝都有殺功臣的事例,因為功高震主,功勞太大了,皇帝會認為是一種巨大的威脅。只有那些沒有多大能力,會阿諛奉承拍馬屁的人才會讓上級感到安全。再加上皇帝是世襲的,皇子們都是在深宮里長大,無法體會到人民的疾苦,所以治國時很難從人民的角度著想制定對人民有利的政策。
  中國秦至清時期的政治經濟制度是對周朝制度的重大變革,周王朝實行的是"世襲制+宗法制+封建制"三位一體的政治制度,再加上以井田制為核心的經濟制度。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在保留了君權至上的傳統之后,對周朝的制度作出了重大變革,其中最大的變革就是用郡縣制取代的周王朝的封建制。周王朝的封建制類似于現在的聯邦制,是一種地方分權的制度,地方享有很大的自治權力,中央沒有絕對的管理權,而只是其"共主"。但郡縣制則是一種中央集權制,中央不是地方的"共主",而是其上級,郡縣的兩級官員都是由中央選拔任用的,必須對中央絕對服從,否則中央可以隨時撤換。
 
  中國如果想要崛起就必須對秦至清時期的政經制度作出重大變革。我們應該作出那些重大變革呢?筆者認為,首先就是要用共和制取代皇權世襲制,這是辛亥革命到現在已經基本變革但還沒有完成的任務。
  皇權世襲制是一種君主制,這種制度的實質是政權私有制,即國家政權屬于君主私人的,并在其家族中世代相傳。國家治理的好,人民生活富裕安康并不是君主們的目的,君主的目的是占著國家政權,從國民中獲取最大的好處,以供自己享樂。
  "共和制"在近代西方主要是作為"君主制"的對立物而存在的,是作為一種反抗"世襲君主制",建立一種優秀政體的政治理想而被追求的。"共和"一詞來源于拉丁語"res publica",是指"公共的事務"。15世紀前后文藝復興時期的布魯尼和馬基雅維利,用這個詞指稱中世紀時期意大利北部的非君主制城邦。后來,這個詞逐步演化成指稱"世襲"和"神權"之外的政體。孫中山先生更進一步將"共和"解釋為,天下為公,國家權力是公有物,國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業。
  按孫中山的觀點,共和制的本質其實就是政權公有制。但社會的進步通常是漸近的,不是一步到位的。英國革命雖然用"虛君共和"取代了傳統的君主制,美國在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之后雖然建立了以"三權分立"為核心的共和制。但在它們的早期都只是建立的資產階級共和制,因為當時的選舉權是有財產資格、性別、種族限制的,因此只是白人男性有產者的共和制。19世紀,隨著自由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爭取普選權的運動,才將資產階級共和制逐漸轉變為民主共和制。
  我國從辛亥革命廢除帝制到現在,按"世襲"和"神權"之外的政體也可以算得上是共和制了,但到目前為止還只能算是軍功將領及其后代們的共和制,離真正的民主共和制還有一段路要走。
 
  其次要作出的變革就是中央集權制。中央集權制的好處是有利于國家的統一,防止地方分裂。但缺點也很明顯,就是嚴重限制了地方的活力,人民的思想,讓全體人民的大腦統一于皇帝一人的大腦,而皇帝常常又不是有多大才能的人。正如劉亞洲上將所說,"在一個國家,某種思想一旦成為'惟一',而且'法定',這個民族就休想再有什么想象力和靈性了。"
  但我們又不易采用分封制或聯邦制這樣容易導致國家分裂的制度,那么應該采用什么樣的既能保證國家的統一,又能防止地方分裂的制度呢?筆者認為應該采用以"縣級或地區半自治"為核心的制度。
  何謂"縣級或地區半自治"呢?就是在縣一級,或地級市這一級,實行類似美國的行政、議會、法院的三權分立制。但法院的法官采用由中央統一考試的方法,從中選拔優秀者,然后由中央任命縣級或地區級的法官。因為法官最需要的是懂法律知識,對法律條文有全面、深刻和準確的理解,因此最適合通過完全考試的方式產生。議會的議長和議員則完全由該縣的民間社團組織通過競選的方式產生。因為議會才是最應當體現民意的,因此議長和議員最適合完全通過選舉的方式產生。行政則采用考選與民選相結合的方式。即由中央統一考試選拔侯選人,然后確定2-10名候選人,讓該縣或該地區的人民從這些侯選人中選拔自己喜歡的人作該縣或該地區的行政長官。因為行政長官即應當有相關的行政管理方面的知識,又應當能體現民意,所以應該采用考試和選舉相結合的方式。
  這樣,中央既能通過考試選拔法官和行政長官的侯選人的方式確保國家的統一,又能通過民選行政長官和議長、議員的方式確保地方的自治和活力。
  但我說的"縣級或地區半自治"只是針對絕大部分縣或地區而言的,對于港澳臺等特殊地區可以采用完全自治的方式,即法官、行政長官的侯選人也完全由該地區自行確定。另外對于新疆、西藏等容易分裂的地方,可以保留郡縣制這種完全中央集權的方式。
 
  再次要作出的變革就是"以家庭、家族為核心的社會基層自治組織",其實這種基層自治組織發展到現在已經基本瓦解,已經變成了以"家庭"為單位的社會單元。筆者認為隨著福利國家制度的完善,應該進一步的瓦解為以個人為單位的社會單元。
  因為,以家庭、家族為核心的社會單元,容易培養人們的小家庭意識、宗族主義觀念,以及導致社會關系人情化,國家治理關系網化,以及產生權力和財產的世襲制或變相世襲制,從而給腐敗、給國家治理埋下了極大的隱患,中國的幾乎所有重大問題可以說都與之有十分緊密的關系。
  在古代,人的生老病死都是由家庭或家族來承擔的,都是家庭、家族的職能。隨著社會的發展,福利國家制度的建立,這些職能在逐漸社會化,逐漸轉化為社會的職能。現今的世界,小孩普遍實行免費教育,老人有養老金,生病后有醫保,失業后有失業救濟金,收入低有低保,傷殘有傷殘費。這些在發達國家已經很成熟了,在發展中國家也正在建立和完善。
  隨著福利國家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家庭和家族的職能也會逐漸弱化。以社會職能為主,讓個人直面國家,建立"公民-國家"的關系,讓人們意識到自己是國家的公民,而不只是哪個家庭、哪個家族的成員。這樣容易培養人們的國家公民意識。
 
  另外,還要變革的是"以土地私有制為核心政府征收賦稅的經濟制度"。這種古代的經濟制度發展到現在也已基本瓦解。隨著工業文明的發展,農田的作用已經大為下降。現代社會的經濟制度是建立在以"公司"為核心的經營管理之上。
  西方公司的發展與國家的發展有著類似的軌跡,但要慢一拍。最初是君主制企業,類似于君主制國家,企業屬于老板私人的并由其后代繼承,工人只是其壓迫和剝削的對象。然后是股份公司,類似近代西方的資產階級共和國,公司屬于股東集體所有的,通過股東大會投票決策公司的發展,無產者沒有投票決策公司發展的權力,可以看作是公司的"資產階級共和制"。工人也還是壓迫和剝削的對象,但已有所改善,已有了勞動法和社會保障制度的保護。未來的公司,筆者認為應該像19世紀的西方爭取國家的普選權一樣,工人們爭取公司的投票決策權,從而在公司中實現真正的民主共和制。
  其實很多人都被教課書誤導了,認為西方的公司是實行的私有制,公司應該屬于老板私人的。這是不對的,公司的英文是compang。將compang譯成"公司"而沒叫"私司",這是少有的漂亮翻譯。中文"公"有公家、公眾之意;"司"字有經營管理之意,"公司"即"經營公家事"。 "上市公司"的英文是public-company,public是"公共、公眾"的意思,company是公司的意思,合起來就是"公眾公司"之意。"上市公司"其實就是"社會公眾所有制",簡稱"眾有制"。
  現今,隨著CEO(首席執行官)的出現,資產者(老板)的作用在進一步下降。CEO不是企業的出資人,但它對重大決策有拍板權。在國外,對CEO的約束主要不是董事會,而是企業中一個稱為戰略決策委員會的機構。這種戰略決策委員會才是支持或否定CEO經營決策的主要權力機構。在許多國家,組成戰略決策委員會的人員大部分不是企業中的人,更不是企業的出資人,而是社會上從事企業管理、經濟學、法學等方面專業的知名人士。所以說,是人力資本控制了企業,而不是出資人,出資人的利益僅僅表現在產權的利益回報上。
  CEO的設立,體現了能者為之,以人為本和為人力資本合理定價的思想。我們通常所講的兩權分離理論為基礎的企業法人治理結構模式正在受到挑戰。越來越多的事實顯示,現代生產正在由圍繞機器轉向圍繞知識進行。人力資本由此取得了對貨幣資本的壓倒性地位。人們不難發現,年薪制、股票期權以及其他類似的激勵舉措只不過是市場為合理定價企業家人力資本而順理成章作出的制度安排。
 
  中國如果完成了以上變革,將會煥然一新,必將能快速崛起從而成為比美國更優秀的國家,從而引領世界前進!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