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楊帆為反對抄襲曾受死亡威脅

2018-01-09  作者:整理  來源:網摘  

   2008年,中國政法大學發生了三件人命關天的惡性事件:

  年初,一位女教師被打成植物人

  年中,一位教授被人以“殺”威脅

  年底,程春明老師被學生付成利一刀劈死。

  2008年4月,我受理了匿名的揭發抄襲的材料。

  我院一位資深教師打電話來,說,楊老師,希望你注意安全。

  我校一位管理儀器的女教師,給某些領導提了意見,說他把權力都集中在自己手里了。

  幾天以后,就在政法大學學院路校區門口,在這位女教師背后,突然停下了一輛小車,

  下來三個蒙面人,用棍子猛擊女老師后腦,打成植物人。

  這位老師說“楊老師,不用說,我們都知道是誰干的,希望你小心點。”

  11月,三位朋友來校詢問我被停職反省一事,加上我和石亞軍書記共五人。我當場問石書記有無此事,石說:確有此事,歸我負責查,但沒有證據。 9年過去了,這位老師情況如何,校方應給予公示。

  后來我才知道,在2008年夏天,抄襲之事最激化的時候,

  至少有兩撥人去黨委書記石亞軍那里,叫囂要“殺楊帆”。

  這位書記,多年來和我談話數十次,居然從來沒有告訴過我,讓我提高警惕!那些威脅我的人也沒有受到處分。后來,黃進干預方流芳教授與我的往來,激怒了方教授,他將此事向教育部報告,并且將舉報信轉發給了我

  其實這些人,我們都知道是誰。出了什么事,八九不離十。

  在中國政法大學要反對腐敗和抄襲,要受到死亡威脅?一般人是不敢相信的。政法大學的教師,不乏抨擊國家體制,搞維權之人,卻很少有人敢揭發校內黑幕,原來,大家處于某種安全威脅之下。

  我這人不怕死,自幼就有烈士情結,能活到今天已很知足。

  早晚是一個死,我希望能夠死在講堂上。

  在這個學校里,每個人都感受到無處不在的腐敗,每個人都對此無能為力,但我還是要不計成敗說出真相。

  校方千方百計阻止我上講堂,隔斷我和同事的聯系,為了調查我的舉報動機將我無限期“停職”,最后,他們又以退休為名,羞辱我,試圖把我徹底清除出商學院。我想說的是,我不會退讓,即使再次面對死亡,我也不屈服。

  說到這里,你相信這是高校發生的事情嗎?怎么有點像黑社會啊?

  大多數朋友都不信,說我駭人聽聞。

  但是,政法大學的教師們,確實實在在地感到了威脅。

  用筆,用血,我們都會驗證,中政大的黑幕究竟有多深,被黑惡勢力滲透了嗎?

  我們為之奮斗和犧牲的,高校反對學術腐敗,一定要有一個結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