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趙東民:是誰教會了無產階級暴力革命的?

2018-07-29  作者:趙東民  來源:趙東民博客  

 

是誰教會了無產階級暴力革命的?
——赴歐洲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紅色游記之二
3eef9ed04cd38ee33f47df68d14b6a2d.jpg
20c24f9be13e4970cd4fe8c6515126a2.jpg
法國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大門口
ccea2a242c9fba5580540bff6d36a16c.jpg
拉雪茲神父公墓內的巴黎公社墻
 
201855日,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導師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紀念日。之前就從各種途徑聽到新聞:中國政府將為此在這個偉大的日子,特向馬克思的故鄉德國特里爾市捐贈一尊中國雕刻藝術家精心制作的馬克思的銅像。而我從網上看到北京星火旅行社也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專門組織了赴歐九日游的消息后,立即報名參加了。對我而言,不僅僅是人生第一次跨出國門的激動,更是對跨國紅色旅游,赴歐紀念馬克思誕辰,追尋共產主義起源的學習活動的迫切向往。59日回國迄今數月,異域之行、紀念偉人、參觀紅色遺跡等等產生的內心激動漸漸降溫,特別是中途還經歷了食道腫瘤手術的巨大苦痛的折磨……等這一切塵埃漸定之后,回頭再來思索,感覺歐洲之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對“巴黎公社”的近距離了解,讓我感觸頗深。
馬克思指出:“公社的原則是永存的”。
馬克思進一步透徹的闡述說:“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實質上是工人階級的政府,是生產者階級同占有者階級斗爭的結果,是終于發現的、可以使勞動在經濟上獲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歷時兩個月的巴黎公社出現在歷史舞臺上,并不是什么有計劃行動的產物,也決非得力于什么個人或具有明確綱領的組織的領導。然而,最重要的是,1/3的當選者均是體力勞動者,且其中大部分是馬克思領導的第一國際法國支部的成員,還有一些是醫生和記者。
恩格斯則在“導言”中指出:“從318日起,先前被抵抗外敵侵犯的斗爭所遮蔽了的巴黎運動的階級性質,便突出而鮮明地表現出來了。因為參加公社的差不多都是工人或公認的工人代表,所以它所通過的決議也就完全是無產階級性質的。”
巴黎公社革命的起因,是從1870719日,法國對普魯士宣戰,普法戰爭爆發開始。而開戰后法軍連戰皆北。92日,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帶領近十萬名法軍在色當投降,法蘭西第二帝國滅亡。94日,巴黎建立“國防政府”,即法蘭西第三共和國,但普軍仍長驅直入,直抵巴黎城下。“國防政府在民族義務和階級利益之間的這一沖突中,沒有片刻的猶豫便把自己變成了賣國政府。”“到1871128日,騙子們終于丟開了假面具。國防政府投降了,它視極度的自甘屈辱為真正的英雄行為,變成了由俾斯麥的俘虜組成的法國政府——這樣一個屈辱的角色,甚至連路易•波拿巴在色當時都未敢承當。”
然而,武裝的工人是梯也爾為首的國防政府投降的最大障礙,梯也爾居然試圖解除國民自衛軍的武裝。
1871318日凌晨,國防政府軍隊企圖偷襲巴黎市內的蒙馬特爾高地和梭蒙高地,奪取國民自衛軍大炮。士氣低落的士兵們不但沒有執行命令,反而與國民自衛軍和當地市民親如兄弟,強令向市民開槍的指揮官自己被擊斃。
自衛軍奮起反擊,當晚就占領了城內的各戰略要地,梯也爾狼狽逃出巴黎,國防政府遷往凡爾賽。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成了巴黎唯一的權力機構。
326日,巴黎舉行了選舉,328日,正式宣告巴黎公社成立。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將權力完全移交給選舉產生的由92人組成公社委員會。
巴黎公社主要有這么幾個特點:1、以武裝的人民取代常備軍。2、所有“官員”隨時可以罷免。3、實行議行合一(“公社是一個實干的而不是議會式的機構,它既是行政機關,同時也是立法機關。”)。4、取消特權和高薪。5、掌握文化領導權。6、普及教育。7、司法也要對人民負責。
美國歷史學家約翰•梅里曼在《大屠殺:巴黎公社生與死》如是說:“點燃巴黎公社革命之火的不是暴力和仇恨,而是在普法戰爭中積聚起來的、反抗外敵入侵的市民自救和反抗腐敗帝制的城邦自治,以及多元共和思想的合流。從巴黎的舞廳到城市邊緣的倉庫,讓巴黎人享有政治權利并成為自由的燈塔,這樣的思想一度深入人心。”
巴黎公社革命的暴力僅僅是在反動軍隊的步步圍攻下被迫反抗。然而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刻,巴黎公社整體上保持了對法律的依附(如,沒有沒收法蘭西銀行的資金,而是申請了銀行貸款,盡管強制沒收易如反掌)”(約翰•梅里曼:《大屠殺:巴黎公社生與死》)
巴黎公杜也曾想對敵人以暴抗暴,頒布過一個有爭議的“人質法令”,規定:“凡被指控與凡爾賽政府有勾結者,立即提起公訴,加以關押”。“法庭判決應予監禁的被告,即為巴黎人民手中的人質“。“今后凡殺害一名戰俘或一名巴黎公社合法政府的傭護者,即從在押的人質中,通過抽簽,立即處決三名”。 不久一些并沒有朋顯罪行的主教、教士和舊官吏、舊軍官被扣作人質,但因公社委員內部意見不一,這一法令并未付諸執行。
后來有史家在總結巴黎公社失敗的原因時有一條定為,對敵人過于仁慈。
而在18715月下旬巴黎公社失敗后,梯也爾為首的法國“國防政府”是如何對待以法國工人為主的公社社員的呢?看歷史學家的描述:
524日,已完全焚毀的巴黎市政廳被攻下,巴黎公社的主要成員德勒克呂茲犧牲,瓦爾蘭被捕。527日,5000政府軍圍攻退守在巴黎東北的拉雪茲神甫公墓的最后200名公社戰士,最后這些戰士在墓地的一堵墻邊全部犧牲。528日,公社失敗。國防政府隨后對公社社員進行了鎮壓。未經審判的處決延續了一個多月,據估計約有2萬人未經審訊就被槍殺,加上在戰斗中的死者,公社方面死亡者約為3萬多人,被逮捕、監禁者約為5萬人,流放、驅逐到法屬太平洋島嶼的約7000人。”
據當時人記述,在巴黎市中心,“被押到羅博兵營的俘虎一進營房,劊子手便緊閉大門,亂槍射擊。殉難者連行刑人都沒有看見就倒在血泊中。
沙臺列劇場的法庭晝夜不停地開庭,政府軍一周內判處了兩三千人死刑。被捕者日夜受審,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儒都成為屠殺對象。巴黎公杜的著名領導人瓦爾蘭死得很慘烈,他在被捉住后被捆綁起來,連踢帶拖地游街,受盡折磨,頭和臉滿是刀痕,眼珠也被打了出來,直至被處死。
法國著名作家左拉在當時把巴黎稱作“慘絕人寰的堆尸場”。
看到這里我們有誰還會質疑馬克思責備巴黎公社當初對反動賣國的法國資產階級國防政府太仁慈?
有什么理由懷疑:無產階級“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的論點?
暴力革命,是封建的、資產階級的反動統治階級對勞動者階級、無產階級即便是溫和抗議,也要舉起屠刀進行的血腥鎮壓教給無產階級的。無產階級為了求翻身,得解放不得不學會以暴制暴!
中國共產黨建黨一開始就堅持國共合作的總方針,甚至在中國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逝世后,中共仍對代表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國民黨蔣介石的反革命圖謀處處妥協,結果換來的是4.12反革命大屠殺。中國共產黨被迫于192781日,聯合國民黨左派,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建立武裝割據的根據地。從此擺脫了沒有暴力革命的軍隊而任人宰割的歷史。1949421毛澤東、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軍奮勇前進,堅決、徹底、干凈、全部地殲滅敵人,其中體現出的暴力革命原則,難道不是國民黨蔣介石用屠刀教會的嗎?
趙東民從2008810發起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開始,就一直踐行《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指導原則》,“以達成共識的毛澤東思想原則做指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范圍內,積極參加和引導工農群眾的依法維權組織。”“抵制和反對容易引發社會混亂,給國內外敵對勢力顛覆國家政權的企圖創造客觀條件的堵門、堵路、沖擊黨政機關甚至打砸搶等錯誤的維權形式;而要堅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黨的十七大精神進行有理有據有節有效的維權斗爭。”然而一直受到陜西官方和工會的聯合誹謗和打壓,直到一年后被抓捕并且迫害的家破人亡。趙東民被陜西官方和工會聯合圍剿的同時,2009724日吉林通鋼爆發了職工暴力維權事件,憤怒的維權職工群起打死了兼并方的總經理,無形中,這就像對陜西官方和工會官方“暴力”圍剿趙東民依據《憲法》和《工會法》,倡導溫和的,有理有利有節維權方式的回應。
20185月,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員工曾聯名向坪山區人力資源局和總工會投訴公司存在非法調休、休息時間強制徒步、實行違法罰款制度、未足額繳納住房公積金等違法行為。
 
9d531cd4a1144f891a22134f028e74c6.jpg
90327fd85fa0b2c6d9968a2410a38fa9.jpg
 
區總工會回復工人可以自己組織工會、發展會員。在該指示下,工人自己調查工友入會意愿并籌建工會,卻被區總工會指責為“違法行為”。廠方恐嚇參與工人,采取非法調崗、開除和抹黑其為“破壞分子”等手段報復。警察則使用暴力扣押和毆打工友。
事發后,坪山區總工會與佳士科技負責人接洽,支持廠方籌備建會;資方抹黑工人籌備小組積極分子為“違法分子”。
工潮迭起的現代的深圳“特區”,這個當年復辟資本主義的橋頭堡,現在看來正成為現代工人階級反抗資本主義復辟的前沿陣地了。
正在深圳當地官方和資方聯合暴力鎮壓要求依法建立工會的職工的同時,北京發生了一起爆炸事件。根據官媒消息,726日下午1點多,美國駐華大使館發生爆燃事件。根據官方通報,一26歲內蒙古男子姜某點燃爆竹裝置后發生爆燃,該男子手部受傷,無其他人員傷亡。有網傳這名青年是個上訪維權者。無形中,這又對深圳官方鎮壓要求依法組建工會的職工的暴力行為的一個回應。
無產階級的暴力革命和當代工農像通鋼工人和江西豐城事件中的農民采取的暴力維權,都是反動的資產階級、當代黨內的新資產階級用暴力手段教給工農群眾的,而且是用極其殘暴的方式逼迫著革命的無產階級、逼迫著依法維權的工農群眾不得不學會使用暴力。無論是陜西暴力鎮壓趙東民的封疆大吏,還是深圳暴力鎮壓要求依法建立工會的職工的叛黨變節官員,他們逼迫著維權工農階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聯合起來,走向對新資產階級的暴力維權并逐步形成星火燎原之勢。這是黨內新資產階級倒行逆施的必然結果,這是無數歷史的經驗給我們的警示,這是不以人為意志為轉移的社會矛盾也即階級矛盾發展的必然趨勢!
 
陜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臨時負責人
趙東民
2018727日星期五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