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評談

趙磊:“更大的老虎”究竟會是誰?

2014-08-31  作者:趙磊  來源:紅歌會網  

 

  王岐山政協會被問有無更大老虎:以后你就慢慢懂

  拿下“大老虎”后,不僅右邊的V們打了雞血興奮無比,左邊的同志們也很激動,有人預言:“將會拿下更大的老虎”云云。

  “更大的老虎”是誰?我不想妄加猜測。現在流行一句(黑)話,叫“你懂的”。好像全國人民都知道誰誰是誰,但就是不明說。不怕諸位笑話,我還真的不懂;老實講,我真不知道誰誰是誰。所以,一聽有人說“你懂的”,很慚愧,我就免不了犯糊涂。不過有幾點,我還是明白滴:

  其一,中國的財富積累了30多年,與之相應,腐敗也積累了30多年。腐敗的山頭多多,恐怕并不只是一個威虎山就OK了吧?八項規定的效果有目共睹,深得民心,但針對的也只是現象層面的顯性問題。所以,當有人信心滿滿地歡呼“反腐已經取得決定性勝利”,我就納悶,他咋就這么樂觀?

  其二,不論反腐是不是指向某個山頭,在奢靡腐敗已經席卷中國且深度侵淫官場的當下,反腐打虎理所當然地占領了道義制高點。所以,反腐,哪怕是定向反腐,都對腐敗是一種震懾,都有積極意義,都會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不過,民眾支持的熱情和力度在未來是繼續高漲呢,還是趨于遞減,則不僅取決于未來反腐的廣度和深度,更取決于未來反腐的指向。

  其三,從打虎上山的邏輯看,其決心是堅定滴,方向是清晰滴。以至于《南風窗》如是說:“如果我們還記得執政高層的‘頂層設計’,那么,接下去局勢會怎樣,路徑是清晰的。”(石勇:《拿下周永康之后:硬骨頭還在后頭》)瞧瞧,如此清晰的路線圖,不知是想象的愿景,還是親眼所見的施工藍圖?估計仍會有不同的解讀。

  其四,香港媒體《大公網》發布《獨家證實:前國家領導人涉宋林案報道不實》,稱:“近日有媒體報道,受查港中旅高層爆料國家前領導人卷入宋林案,經大公網記者多方面查詢證實,該報道不實”,并斥之為“純屬惡意造謠”。在下愚鈍,即使不懂的,也算是有點明白鳥:“三乘九”不僅有著扮演武松的積極性,而且很可能還有著扮演武松的潛力呢。至于將來是否名列打虎英雄榜,我們拭目以待。

  有一個問題我倒是愿意琢磨琢磨。在大大小小腐敗山頭林立的當下,右邊的V們公然旗幟鮮明地鼓吹:為改革開放深化計,反腐就是要“定向”云云。至于有人在官網發文“打虎沒有結束”,還有官媒發表“誰怕誰”的講話,之后卻被迅速刪除,給人以很大的想象空間。凡此種種微妙,與營造“反腐已經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氛圍有沒有關系?

  有一個問題是一目了然的:左與右在反腐問題上貌似有著交集,其實分歧大得很。左邊和右邊在“打虎”問題上的分歧,并不僅僅在于“誰是大老虎”那么簡單,而是在于立場和路線上的差異。這種差異是本質上的,原則上的,甚至也是很難調和的。借用楊思遠的話說,兩者之間“不存在公約數”。正是這種差異的存在,我隱隱覺得,打虎前景有著很大的不確定性。

  由此,我想到了一個成語故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然后呢?然后是“黃雀后面,還有彈丸”。語出《劉向·說苑·第九卷·正諫》:“園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悲鳴飲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蟬而不顧知黃雀在其傍也!黃雀延頸欲啄螳螂而不知彈丸在其下也!此三者皆務欲得其前利而不顧其后之有患也。”(注)

  問:“這個故事有什么意思?”

  答:“你懂的”。

  注:成語故事可做多種解讀,既然“多種”,誤讀就在所難免。前一向在《紅歌會網》看見一篇帖文說:對于打虎,“一切非議均參有西方敵對勢力的陰謀”。后面有一個叫“長江邊”網友的跟帖說:“(樓主)這里混淆了兩類性質的‘非議’,本人對‘打虎’的非議是西方反共勢力的嗎?本人的‘非議’就是現在工廠里、馬路邊成千成萬的無產者的態度。” 趙評:無論做何解讀,若動則給“一切”扣一頂“反共勢力”的帽子,恐也未必公允罷。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