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蘇聯解體

戈爾巴喬夫、葉利欽篡改歷史教科書加速蘇聯崩潰

2015-04-26  作者:整理  來源:紅色故鄉  

  原標題:俄羅斯修改歷史教科書背后 : 盡一切努力重溫大國夢

  作者:陳祥

  “我們的歷史教科書,將補上克里米亞并入俄羅斯的歷史事件”,普京在俄烏沖突期間信誓旦旦地說。更早在2014年初,普京接見國家歷史教科書修改工作委員會成員,再次強調了他對歷史教科書修改的原則性意見,要堅決反對各種挑釁國家歷史的行為。時值該委員會正在編寫新的俄羅斯歷史教科書標準,至今未完成。

  從蘇聯末期至今,歷史教科書已經成為了俄羅斯政治的晴雨表。蘇聯解體后,俄羅斯不再有統一編寫的歷史教科書,各版本觀點各異,順應民意的普京不僅要在教科書上推動愛國主義并重溫大國夢,他還有更多的雄心壯志。

  2014年,普京多次強調要在2015年隆重紀念“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70周年,以回擊周邊國家一邊倒批評蘇聯在二戰中扮演的角色。不出所料,俄羅斯在此問題上遭受的最近一次打擊是2015年1月27日,波蘭紀念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70周年,普京不在邀請名單之列,以往他皆被邀請,這被外界解釋成波蘭冷落俄羅斯。

  蘇聯紅軍在解放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同時,于波蘭建立起蘇式政權,更何況蘇聯紅軍曾和德軍在波蘭會師,這對于波蘭是痛苦的記憶。受此刺激,俄羅斯的歷史教科書修訂和歷史紀念活動,必將在今年掀起更大熱潮。

  修史背后的大國夢

  2007年召開的俄羅斯全國社會科學教科書會議,專門討論了歷史教科書問題。出席會議的普京表達了對歷史教學的不滿,指出歷史教科書在內的社會科學領域教科書存在諸多弊端。普京認為俄羅斯迄今沒有一部深入、客觀反映當代俄羅斯史的教材,沒有屬于自己的歷史敘述體系。會議達成共識,從今以后,歷史教材只有經過俄科學院和教育科學院的專家鑒定委員會認可,才能獲得推薦資格。

  會議上推出的一本新編教師參考書《當代俄羅斯史(1945-2006)》引起外界關注。不同于以往否定蘇聯史的教材,它贊揚了蘇聯的輝煌成就,認為蘇聯史瑕不掩瑜。更早在普京第一個任期內的2003年,他授意將伊戈爾·多盧茨基編寫的高中教科書《20世紀祖國史》從聯邦推薦書目中剔除,官方理由是該書存在偏見。對歷史教科書的一殺一捧,先后發生在普京兩個任期內。在普京第三個任期內,他一改治標不治本的模式,決意全國統一編寫歷史教科書,但遭到不小的反對,最終妥協成編寫統一綱領。

  但正式就任總統前,普京曾于1999年底發表文章《千年之交的俄羅斯》,文中這樣概述蘇聯歷史:“幾乎在70年時期里,我們一直行走在脫離人類文明康莊大道的死胡同里。”他還提出解決之道,“只有把市場經濟和民主的普遍原則同俄羅斯現實有機地結合起來,我們才能指望應有的未來。”

  普京還有另一面,“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我是蘇聯愛國主義教育的成功典型。”他執政后的口頭禪之一是,俄羅斯必須是大國、強國。這迎合了變化中的民意,普京執政這些年恰逢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上升,俄羅斯靠賣豐富的油氣資源促使經濟復興,強國強軍便成為國人在構建新國家認同時的重要內容。

  普京倡導愛國主義,并不意味著回歸蘇聯道路。就任總統的第一年,普京在訪問巴黎時瞻仰了白俄(十月革命后流亡國外的俄羅斯人)墓地,左翼評論認定此舉證明了普京“在蘇維埃時代可能是一個隱蔽的‘白衛軍’”。普京還支持重新安葬白軍著名將領鄧尼金。

  2008年電影《無畏上將高爾察克》取得票房成功,白軍的另一位著名領袖高爾察克成為全國上下紀念的對象。對于久加諾夫領導下的俄共,普京的立場是不能忽視共產黨的票倉,但會通過堅持民主和市場及取得的現實成果來爭取共產黨的選民,普京多次希望俄共放棄綱領和意識形態中的激進成分,進而向社會民主主義靠攏。

  作為重建國家認同的一個重要手段,普京在2000年通過國歌修改法案,蘇聯國歌《牢不可破的聯盟》回歸,旋律照舊,歌詞重寫。有意思的是,2000年十位最優秀的社會活動家、俄羅斯“世紀人物”排名中,列寧居首位,斯大林占第二位,薩哈羅夫和索爾仁尼琴分別占第六和第九名,可見俄羅斯人的價值標準差異不小。不過,當斯大林和蘇聯時代重新被更多人以各種目的緬懷時,沙皇和東正教更加征服人心。

  鄰國清算歷史舊賬

  除了營造大國夢之外,俄羅斯近些年遭受了周邊國家在歷史問題上的圍攻。2007年歐洲議會通過“批判共產主義的決議”,歐美力挺波羅的海各國在歷史問題上批評俄羅斯。2007年4月,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市的蘇軍解放塔林紀念碑被移除。2008年,立陶宛政府要求俄羅斯承認蘇聯侵略的事實,并賠償280億美元損失費。波羅的海三國在被蘇聯吞并前經濟、文化皆十分發達,故對本國的蘇聯歲月充滿了仇恨。

  此外,與蘇聯接壤的格魯吉亞和烏克蘭,也走在前各加盟國清算蘇聯時期歷史舊賬的前列。斯大林的故鄉格魯吉亞,建成蘇聯占領時期紀念館,屬于國家博物館的一部分,主要紀念死于大清洗的本國人。2008年奧運前夕,格俄兩國爆發南奧塞梯戰爭。2008年底,烏克蘭要求聯合國大會審理蘇聯1930年代在烏制造的大饑荒,希望定性為種族屠殺。2014年烏克蘭和俄羅斯爆發武裝沖突,至今仍在交火。

  作為對策,俄羅斯2009年成立總統下屬機構“反擊篡改歷史行為的委員會”。緊接著,梅德韋杰夫總統將2012年定為“俄羅斯歷史年”,政府投錢開展一系列歷史紀念活動。

  “勝利60周年紀念日,應當成為俄羅斯在當代世界威望日益提高的展示,它是歷史繼承性的象征以及在21世紀取得成就的保證。”俄羅斯著名歷史學家羅伊·梅德韋杰夫在2005年的說法,代表了廣大俄羅斯選民的觀點。故普京、梅德韋杰夫所做無非是迎合正常民意,任何政黨想要在選舉中獲勝,都必須高舉愛國主義、溫和民族主義的旗幟。

  2012年底,普京在國情咨文里說:“2012年作為俄羅斯歷史年正在結束。但是,對祖國歷史、教育和科學項目的重視不應削弱。”俄羅斯的二戰紀念活動持續不斷,2013年是斯大林格勒戰役勝利70周年,2015年則又是一個紀念高潮。

  修史曾加速蘇聯崩潰

  大陸官方學者在蘇東劇變后不久,就精確歸納總結出蘇聯失敗的原因,罪魁禍首在于戈爾巴喬夫,他的改革失控導致了大崩潰。通過修改歷史教科書來否定蘇共的歷史,便是戈爾巴喬夫錯誤改革的一大罪證。

  從上世紀90年代初期至今,大陸官方學者一直堅持聲稱,歷史虛無主義思潮是西方世界“和平演變”的利器。他們認為戈爾巴喬夫在1980年代中后期推出思想上的“公開性”、外交“新思維”、政改“民主化”政策是失當的,“公開性”新政策直接帶動了“反思歷史”、“清算歷史”的熱潮。

  蘇聯時代的歷史教科書對1940年代之前的解釋,以《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為史實和史論基礎。這本出版于1938年的書在蘇聯歷史上居極其重要的地位,它嚴格按照斯大林的旨意來重述蘇聯史和蘇共史。可以說,它是蘇共意識形態的主要支撐之一,卻被戈爾巴喬夫毀了。

  1986年11月,戈爾巴喬夫在全蘇社會科學教研室主任會議上痛斥歷史教科書存在公式主義、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的弊病,他要求重編教科書。作為對最高領導人指示的回應,歷史教學、宣傳、研究機構陷入了低潮。高校的黨史、國際共運、科學社會主義教研室紛紛關閉或更名,課程被取消,教師多改授西方哲學、西方政治學等科目。

  課程改革最大的標志性事件,乃教育部于1988年6月取消了該學期的中小學歷史課程考試,因過去教科書上的歷史解釋全被推翻,教師和學生都手足無措。1989年,政府干脆將中學馬列課改為“社會與人”。

  “蘇聯歷史中不應該有被遺忘的人物和空白點。”戈爾巴喬夫在1987年1月說,此后多次強調不應該遮掩蘇聯歷史。一旦黨放棄了制定和捍衛歷史話語權,大量反思蘇聯史的文章必然爆炸性地出現在報紙、雜志、電視、書籍上,原本受嚴控的檔案文件大量公開,更促使歷史被重新解讀。

  同時,由多個單位組成的“紀念”歷史教育協會,在全國促進歷史案件的平反,它還為蘇聯歷史的受害者建立紀念碑。宣傳與行動雙管齊下,蘇聯社會上下盛行重新看待歷史熱潮,列寧塑像被破壞,博物館里的紅色展品被移除,城市、街道、公園、企業等紛紛改名,去除與共產主義的聯系。

  新的歷史敘事,截然有別于過去官方通過教科書和宣傳體系灌輸的那一套說辭。推倒重來的歷史解釋愈演愈烈,最初是批評斯大林,逐漸變成否定斯大林時代的蘇聯體制,最終否定社會主義和蘇聯的源頭十月革命。在大陸學界的蘇聯體制擁護者們看來,這全是妖魔化蘇聯歷史的內容,屬于歷史翻案和社會復辟,最終導致社會思想混亂,從而在思想上推動蘇共的滅亡。

戈爾巴喬夫 葉利欽.jpg

  “由一種意識形態占壟斷地位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葉利欽的理念比戈爾巴喬夫更直接,他在整個教育界推行“非政治化”和“非意識形態化”。1994年12月,教育部明確提出廢除人文學科教學上的國家意識形態壟斷,實現研究歷史概念方法的多樣性,更新歷史教育內容。故葉利欽時代的俄羅斯歷史教科書不再有一個統一版本,形形色色的版本多是批評蘇聯史,而普京欲終結這一現象。

  記者/陳祥

  本文刊載于《鳳凰周刊》2015年第6期總第535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紅色故鄉網觀點。 如將本文用于其他媒體出版, 請與作者聯系。
  • 點擊月榜
掃描關注公眾號 關閉
海南4+1网址